逍遥小王爷

【勿关注!】无产出,转载多为抢救性转载,请珍惜每一位还在产出的大大!

新扎师弟【10】

.:

















【10】






街头枪击案没有报警,但坊间流言快过狗仔。




传到最后,便成了前任话事人于众目睽睽之下被人乱枪射杀。




不到十二小时,各路堂口收到风声,神经绷紧,静观其变。






曾叔立即收拾行李,拿好护照要走。




手下人拦住,“大佬,就算那个短命二少是在我们地头受的伤,但这件事不是我们做的,我们现在走了反而让人起疑。”




曾叔一边快步往门外走一边皱眉训斥,“你们懂什么?!你们真以为三哥会甘心金盆洗手?这件事分明就是他亲手制造的由头!这顶黑锅扣下来,不是我背都是我背!他只是想找个理由对我动手……!”




说话间,曾叔推门迈出去,却被当胸一脚踹回门内。




手下人纷纷拔枪。




但跨进门的,正是三哥。




阿Bo一手持枪,枪口对准曾叔眉心。




曾叔不由得往后挪动寸许,阿bo扣住扳机,准星之后的眼神冰冷。




曾叔惶恐道,“三哥!真的不是我干的!”




三哥说,“我还没有说是什么事,你答得倒很快。”




曾叔急忙说,“三哥!阿霆是我看着长大的,我再怎样也不会向他下手,更何况我跟着三哥你这么多年……”




三哥说,“你跟着我这么多年,却没有拿到应该拿的好处,你的心里一定很不服气。”




曾叔说,“我没有!”




三哥说,“真的没有?”




曾叔说,“真的!”




三哥说,“那为什么阿霆会在你的地头受伤。”




曾叔百口莫辩,“三哥!你可以去查,如果查到有一点跟我有关,我死都没有二话!”




三哥把头偏一偏,问,“阿bo,你怎么看。”




阿bo冷冷说,“查案,是警察的事。我只知道一件事。”




他走上前,用枪口盯住曾叔眉心。




“动我家人,死无葬身。”




三哥没有阻止。




他们离开这条道路,不代表就丧失了獠牙和利爪。




如有必要,他们仍将撕开猎物。










有人疾声喊,“等一等!”




三哥心中一动,这把声有些熟悉,循声看去,却是小李同学的那位叔叔。




张sir赶来,和三哥打了个照面,彼此都是一愣。




张sir说,“你们……”




三哥也皱眉,“阿峰的叔叔,你是……?”




张sir看见阿bo的枪,急忙说,“不要开枪!”




阿bo枪口不动,看向三哥。三哥对张sir说,“这是我们的家务事,张先生不要管为好。至于张先生的身份,我们不想知道,以后,也都不需要知道。”




张sir说,“这些事以后再解释,但阿霆遇袭这件事,不是他们干的。”




三哥沉声说,“有什么证据。”




张sir一咬牙,“……我知道是谁做的。”










那一天在码头,张sir没有开枪。




他眼睁睁的看着那个人上了船离开。




此后,张sir主动申请退出卧底行动。这十几年来,他一直在密切关注那个人的消息。




那个人回到香港,并且策划了这一次的枪击案。




张sir立即明白了那个人的目的。




不仅仅是报复自己,也不是发泄愤怒。




那个人要的,是把这十几年来失去的东西,亲手夺回来。






三哥在盛怒之下开展报复,便是那个人的第一步棋子。




当年三哥的退隐从某种程度上平衡了各路社团的稳定,如今再度涉足,必定掀起腥风血雨,动静之大必然引得警方介入,当警方镇压一轮之后,那个人便可坐收渔翁之利,轻而易举的收拢在这场暴乱之中的残存势力,东山再起,重新坐回十二年前丢失的位子。




张sir及时赶到堂口,阻止了三哥,也将这件事原原本本解释给三哥知道。




三哥有些惊愕,十二年前的事,也略有所闻。




他问,“你说的人,是杰米?”




张sir眼神一动,默认。




三哥说,“他当初忽然退出社团之争,销声匿迹这么多年,我们还以为他是被人寻仇……原来如此。”




张sir说,“他现在回来,必定瞄准了话事人的位置。我们的一举一动,也许早就在他的监视之中。”




三哥说,“他如果知道这次没有达到目的,一定会采取下一步行动。”




张sir皱眉,“我也是这样想的,但是……我猜不到他还会做什么。”




三哥沉默不语。




张sir问,“三哥,你有什么想法?”




三哥说,“当年,我和杰米打过一次照面,这个人心机很深,没有万全准备不会轻易出手。时隔这么多年,就算当年有人对他忠心耿耿,现在能用的又有多少?他回港,必然早已作了部署。”




张sir一凛,说,“你的意思是他在这里早有内应?”




三哥沉默。他想到了一个人。




阿bo。




跟阿霆不同,这个长子跟着自己经历过社团种种,见过刀口舔血,也见过火中取栗,养成了激进偏厉的性格,时至今日,也都在反对自己退出社团的决定。




阿bo始终认为,一个人只有够强大,才有资格去保护家人。




难道说……




三哥抚着额角,良久不语。






张sir的手机响起,他对三哥说声抱歉,起身走到一边查看,却是面色骤然一变。




三哥注意到张sir异常,便问,“怎么了?”




张sir给三哥看手机上的照片。




三哥惊诧,“阿峰?!”




张sir咬牙说,“……他抓了阿峰。”




他读得懂人心。他很清楚对于张sir而言,小李同学是不同的。




十二年,宛若轮回。




一样的清澈眼神。




一样的卧底。




一样的兄弟比肩,彼此心照。






连彻头彻尾的谎言,都是一样。






张sir忽的心中一动,三哥此时也想到了,两人对看一眼,心中生寒,不约而同的说,“阿霆!”






阿bo根据三哥的吩咐,飞奔进了医院,穿过走廊,推开病房的门。




病床上却空空荡荡。




阿bo面色大变,“——阿霆!”










小李同学坐在中央空地。




这个空间大约半个篮球场大小,头顶悬一盏老式灯泡,光线照不满整个空间,角落阴暗,仿佛有黑影蠢蠢欲动。




绑架自己的人搬了一把椅子坐在附近,把玩手中子弹。




弹壳彼此轻轻敲击,发出金属闷响。




空气中满是海水咸腥味,小李同学猜测自己被关押的所在应该是码头附近的废弃仓库。








那个人的把玩动作骤然停下。




子弹敲击声也随之停止。




周围显得极为寂静,隐约听得见黑夜中,海潮撞击水泥堤坝的沉闷声响。




小李同学警惕的看着那个人。




那个人却看向门口。




小李同学此时也听见动静。






仓库门框,威廉倚在门边,喘着气,似是匆匆赶来。面色苍白,捂住了腹部,T恤微微透出血色。




小李同学又惊又喜,喜的是威廉平安无事,惊的是威廉重伤却来这儿。




他开口,“威廉……!”




威廉却看着那个人,说,“杰米哥。”




杰米看向威廉,“辛苦了。”




威廉说,“应该的。”




杰米站起身,走到威廉跟前,拍了拍他的肩,说,“我心中有数,该是你的,都会是你的。”




威廉没有回答,而是转头看向小李同学。




小李同学一脸茫然。




从威廉走进这个空间开始,他就不懂发生了什么。




他好像认识威廉,又好像从来没有认识过。




威廉说,“阿峰。我是社团的人。”




小李同学动了一下嘴唇,才轻轻地问,“……从什么时候开始。”




威廉说,“从一开始就是。你接近的社团,是我的家。我爹地,我哥,我们都是其中的人。”




小李同学看着威廉,就像听不懂那些句子的意思。




威廉说,“不过,你也不用太难过。阿豹真的是好人,我爹地退出社团,他们也跟着金盆洗手。”




小李同学抓住了关键词,说,“你们都退出了,那也就是说你……”




威廉注视小李同学的眼睛,说,“阿峰,我不想当警察。”




“从一开始,我就不想当警察。”




“我爸想退出,但是我不想。”




“这条路,本来就是有能者居之。”




“我有这个能力,为什么我要让给其他人。”




“我哥要的,是一个齐齐整整的家。而我要的,是一个明天。”








小李同学没有说话。再没有说话。






突然间,想到了那一天,自己和发小的争执。




原来不是那样的。




生不生孩子都是一样的。




是不是兄弟也是一样的。






从一开始,你就在骗我。







评论

热度(3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