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王爷

【勿关注!】无产出,转载多为抢救性转载,请珍惜每一位还在产出的大大!

新扎师弟【完】

.:







【11】










杰米拿出一把枪,倒出所有子弹,又重新填充进去一颗。




只填进去一颗。




然后他将枪放在小李同学和威廉两人相距空地的中点上。




威廉说,“杰米哥?”




杰米淡淡说,“今天,你们中间,只有一个人可以走出去。”




威廉盯着杰米,眉头聚拢,说,“杰米哥,你不相信我。”




杰米看向威廉,说,“十二年前,有个人教会我一件事,太容易相信其他人,死的就是自己。”




威廉盯着杰米,“OK。你不相信我,那我们的合作到此为止。”




杰米却举起另一把枪,对准威廉,“我讲过,今天你们两个人中间只有一个可以走出去。或者,两个都走不出去。”




威廉因为失血而苍白的面孔上浮动怒气,说,“我和你是合作,不是唯你马首是瞻!你没权利指挥我去做任何事!”




杰米却不为所动,就仿佛缺失情感一般,连眼珠都如玻璃球,“我跟你当然是合作,但前提是,你要拿出足够多的诚意。”




威廉说,“我绝对不会亲手杀人。”




他环顾整间仓库,再看向杰米,说,“我不会傻到把把柄送到你的手里。”




威廉言下之意,便是如果此刻按照杰米的意愿开枪,这一段画面被拍摄下来,便会成为终生要挟的把柄。




杰米说,“你的顾虑很有道理。既然如此,那么我来。”




话音未落,枪口便闪电一般对准了小李同学。




小李同学看向枪口,也看向杰米。




那双少年一般澄澈的眼睛。




十二年前,也是这样一双眼睛。




杰米眼中浮现痛恨之意,威廉第一次见到他的情绪如此明显的外露,便道,“杰米哥!”




杰米不看威廉,冷冷说,“怎么。不舍得?”




威廉说,“何必节外生枝。”




杰米说,“那就是不舍得。”




威廉说,“杰米哥,我们浪费在这里的时间已经太多。”




杰米终于转头看向威廉,说,“我很明白,你就是不忍心,不舍得,下不了手。”




“这种感觉,我比任何人都清楚。”




“威廉,有一天你会明白,这种不舍得会要了你的命。”杰米说,“这一枪,你不开。我来帮你开。”




威廉看向小李同学,眼神复杂又挣扎。




小李同学的嘴唇动了动,但什么也没说。




杰米的手指按住扳机。




眼前的小李同学渐渐成了另一个人,另一个有着大眼睛和酒窝的年轻人。




那个年轻人陪自己劈过人跑过路,在天台喝廉价冰啤酒,将啤酒罐捏扁然后远远掷走,泡沫在夕阳下划出弧线。




年轻人的笑声就在耳边。




但也是那个声音,说,你自首吧。




杰米的手指一震,便要扣下扳机。






威廉说,“杰米哥。”




杰米的手指紧了紧。




威廉说,“我来。”




杰米看向威廉。




威廉连嘴唇都苍白,越发逼得眸子湛湛黑亮。




一张面孔,只有漆黑与苍白两种颜色。




是大雪覆盖的乌铁枪口。




是匕首中的放血线。




越冷,越杀意四溢。




威廉走向小李同学,走到中段停步,弯腰捡起枪。




那柄只有一粒子弹的枪。




他直起身,注视小李同学。




小李同学也看着他。




威廉想开口。




小李同学说,“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的。”




威廉说,“你的一辈子,就到今天为止。”




小李同学恶狠狠的说,“下辈子都不原谅你!”




威廉顿了一下,就算此时此刻,此情此状,都忍不住想叹口气。




小李同学眼圈儿红红的,咬着牙切着齿,“下下辈子,下下下辈子,都不会原谅你!我记住你这张脸了!我见一次我打一次!”




威廉说,“阿峰……”




小李同学说,“叫我李sir!”




威廉说,“好吧,李sir。”




小李同学支撑着站起来,怒视威廉,说出三个字,“大骗子!!”




威廉说,“李sir……”




小李同学说,“我后悔认识你!我后悔跟你做这么多年朋友!我后悔帮你作弊!”




威廉说,“是我帮你作弊。”




小李同学说,“都一样!”




威廉说,“够了,不要拖延时间了,不会有人来的。”




他举起枪,眼神平静,语调冰冷,“阿峰。对不起。”






小李同学深深吸了一口气。








威廉忽然调转枪头对准杰米。




与此同时,小李同学忽的一矮身,一扫腿踹向杰米下盘。




杰米疾退数步,小李同学一跃而起,劈向杰米手腕,杰米吃痛松手,小李同学顺势夺枪。




两个人,两把枪,对准杰米。




杰米看了看两人,嘴角浮现讥嘲微笑,“原来如此。”




威廉冷静说,“阿峰,报警。”




小李同学顿了一下,“……我手机在被绑来的路上摔坏了。”




威廉:“……”




威廉:“我带着手机。”




小李同学连忙去摸威廉裤兜。




杰米一动。




威廉立即说,“杰米哥,只有一颗子弹,我怕我枪头太准。”




杰米一笑,说,“你们什么时候串通的。我竟然没有发觉。”




威廉说,“我们没有。”




杰米当然不信,报以冷笑。




小李同学在右边裤兜摸了好一会儿,摸到了一根但是怎么掏也掏不出来。




威廉深呼吸,“……在左边。”




小李同学很不好意思的哦了一声,连忙翻左边裤兜,翻出来手机,正要按下报警电话。




杰米忽的打了个响指。




仓库前后门立即站出了三四名枪手。




小李同学立即转身贴住威廉后背,警惕盯住门口方向。




威廉扫一眼前后门,说,“杰米哥果然滴水不漏。”




杰米说,“多一手安排,多一条活路。”




威廉说,“我们一共八颗子弹,不知道杰米哥准备的活路有没有八条。”




杰米扬起嘴角,笑容莫测。




威廉心中蓦然一凛,道,“阿峰!”




小李同学心领神会,立即打开弹匣。




小李同学面色微微一僵。




威廉没有听到小李同学的回答,心中也是一沉。




小李同学那把枪是空枪。




杰米说,“你的那把枪,只有一颗子弹。你打算怎么走。”




威廉冷冷说,“我没打算走。”




小李同学错愕,回头看向威廉。




威廉举枪对准杰米,两个人的眼神一样的冷酷。




威廉说,“放他走。”




威廉的腹部伤口完全绽开,鲜血染红了T恤。




小李同学浑身上下如坠冰窖,“威廉!!”




威廉盯着杰米,他失血过多,眼前一阵阵发黑,眼前的杰米也是多个重影。




自知连站立都是用尽力气,随时都有可能倒下,便越发逼迫,“让他走!”




杰米说,“如果我不答应。”




威廉说,“那你就给我们陪葬。”




杰米冷笑,说,“好啊。反正十二年前,我这条命,就应该留在这儿。”




他猛然抬起手。




枪手们立即抬起枪口,对准那两个年轻人。




威廉双眸血红,“阿峰!走啊!”




他扣动扳机,然而这一瞬间,伤口撕扯一般的剧痛,腥味涌上喉头,猛地喷出一口鲜血,仰面倒下。




小李同学心神俱裂,不顾一切伸出手臂紧紧抱住倒下的威廉,单膝跪倒在地,用自己覆在威廉身上,将威廉紧紧护在怀中,血肉之躯抵挡那些钢铁子弹。




预料中的枪声并未响起。






杰米没有下达开枪的指令,他居高临下的看着这两个年轻人。一个重伤,一个也是笼中困兽。




杰米说,“我答应过的事依然有效。你和他,走一个。”




小李同学看着怀中的威廉。




紧紧咬着嘴唇,咬破了唇,嘴角沁出一丝血丝。




说,“好。我走。”




杰米的眼神动了动。




小李同学说,“然后我天涯海角,都会抓到你。”




他抬起头,盯着杰米。




这年轻人的眼中,第一次如此愤怒,如此嗜血。




一个字一个字的说,“从此以后,日日夜夜,我都会追踪你的痕迹。你不会再有一夜安睡,不会再有一刻安宁。我随时随地都会出现在你的身边。我要你,血债血偿。”




杰米走到小李同学跟前,说,“你是警察。警察可以说这样的话吗。”




小李同学说,“我辞职,我不会再是警察。”




威廉费力勾住小李同学的胳膊,神情昏沉而焦急,但没有力气说话。




小李同学搂紧威廉。




杰米蹲下神,拔出枪,对准威廉的太阳穴。




小李同学一动,怀着刻骨仇恨,瞪着杰米。




杰米说,“你是差人,他是贼。你为了他,连差人都不做?”




小李同学只说了一句话,“他是我朋友。”




杰米凝视小李同学,说,“那好。我送你们一起走。”




小李同学盯着杰米。




半昏迷中的威廉吃力的想举起手中枪。




杰米一脚踩住威廉手腕,脚尖一用力,威廉吃痛,不由得松开手。




杰米看着两个年轻人,扣下扳机。










一声枪响,血花四溅。








杰米捂住受伤手腕,抬头看向子弹来的方向。








张sir举着枪,和赶到的警员一起站在仓库门口。




杰米看着张sir,后者的脸上有悲伤也有决绝。




杰米笑了一下,像是自嘲,也像是疲倦。




他松手。手枪当啷落地。






这一枪,隔了十二年,终于还了。












一年之前,威廉发现杰米的势力时隔十二年试图重新潜入本岛,将这件事向最高层报告。




最高层给出指示,命令威廉利用自身身份的便利接近杰米。




这个卧底行动持续了一年,没有告诉任何人。包括威廉的家人和警局导师。




直到小李同学开展卧底行动,他的不按章法出牌令杰米有所注意,进而也挖出了小李同学的直属上级。




杰米突然有所动作,他按兵不动长达一年,以至于威廉苦于无处下手。这次抓住机会,终于一举歼灭。






小李同学也因为行动成果优秀受到表彰。






威廉吊着在码头扭伤的胳膊,等在走廊上。




小李同学从大sir办公室出来,板着脸,看不出丝毫高兴的神气。看见了威廉,就跟没看见一样。




威廉追上去,“阿峰。”




小李同学大步走得快。




威廉只好跟得紧,再叫,“阿峰!”




小李同学停下步子,看一眼威廉,“哪位?”




威廉赔着小心,说,“阿峰,这次行动没有告诉你是因为……”




小李同学做恍然大悟状,“哦,这不是绝交了的那个谁吗。你有什么需要帮助,可以去一楼大厅警民联系处。”




威廉无奈,“阿峰,没有绝交那么严重吧?”




小李同学说,“要不要我登报声明?”




威廉站住脚。




小李同学掉头就走。




威廉叹口气,无奈的再度追上去,“阿峰!”




追出了警署大楼,经过停车场,阿bo恰巧停车下来,手里提着一只皮箱,看见了威廉,忙说,“阿弟!”




威廉急着去追小李同学,不得不停下步,说,“哥,乜事?”




阿bo说,“爹地知道误会了阿峰和你。”




威廉疑惑,“误会我和阿峰?什么?”




阿bo尴尬的清了清嗓子,“……总之你不要管了,我们误会了阿峰,阿峰又救了你,所以这是爹地的一点歉意和心意,你拿给他。”




威廉接过皮箱,打开一看,满箱纸钞。




威廉:“……”




再看小李同学已经走出警署大门。拐个弯,便消失身影。




威廉顾不得,拿着皮箱拔腿追去。






正是周末,坡道上行人许多,有青年情侣拍拖,有一家三口踏青,也有许多学生三五成群。




威廉喊,“阿峰!”




小李同学走得更快,不一会儿就掩身人群。




人头涌动,威廉伸长脖子也找不到小李同学的背影。当下心中一急,环顾四周,忽的心生一计。




小李同学满腔委屈也是满心怒气,头也不回,威廉叫得越急,越不停步。




但忽然听不到威廉的声音。他心中奇怪,偏巧在这时,忽然之间,漫天洒下纸钞。




小李同学停步抬头,一脸愕然。




周围行人更是惊诧莫名,纷纷弯腰捡钱,发现是真钞之后,更加群情激动。




小李同学前路被堵死,进也不能,退也不能,心生警惕,环顾四周,却被人一把拉住胳膊,他猛地回头,却是威廉。




小李同学想甩开,看见威廉吊着膀子,便停了停。




威廉说,“你肯听我解释了吗。”




小李同学冷漠的说,“先生你哪位。”




威廉说,“你朋友。”




小李同学说,“绝交了。”




威廉说,“那就重新认识一次。”




小李同学说,“我不愿意。”




威廉说,“怎样才肯愿意?”




小李同学说,“等下下下辈子。”




威廉松开手,垂下眼,轻轻叹息。




小李同学偷偷瞄一眼,心中有一丝心软,又立即对自己说,都他不好!他大骗子!




威廉轻轻说,“真的不愿意?”




小李同学说,“当……当然!”




威廉没再说话,松开手,默然转身离开。




小李同学看着威廉背影,咬住嘴唇,生生忍住想要叫一声威廉的冲动。




这时候,手机响起。




小李接起电话,低落的说,“喂。”




张sir说,“PC0504。”




小李同学几乎条件反射的说,“YES SIR!”




张sir说,“刚刚得到一条命令,需要你执行一项任务,你的休假取消了,介不介意。”




“不介意sir!”




张sir说,“是一项卧底任务。你之前的行动成果优秀,因此高层钦点你来执行。”




小李同学一愣。




张sir说,“有问题?”




小李同学说,“Out of question!Sir!”




张sir说,“那就好,这次的行动和上一次的不同,需要两人搭档,你有没有人选?”




小李同学没有即刻回答。握紧手机,看向前方的熟悉的背影。




张sir说,“如果没有,我来为你安排……”




小李同学干脆利落的说,“报告sir,已经有人选了!”




张sir的声音含着一丝微笑,“那就好,半个小时后,来我办公室报到。”




小李同学这一声回答发自心底的快活,“YES SIR!”




挂了电话,小李同学拔腿追去,“——威廉!”




前方的人停下步,有些犹豫的顿了顿,才回过头来。




小李同学飞奔而来。






万里晴空之下,年轻人的眉目犹如被太阳神亲吻一般,青春而闪耀,快乐而动人。




















【完】






















半小时之后。




警署办公室内。




张sir神情凝重的看着独自站在面前的小李同学。




张sir:“他呢。”




小李同学心虚的不敢抬头,嗫嚅说,“……我没刹住脚……不小心撞倒他……他那胳膊……二次骨折。”









评论

热度(4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