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王爷

【勿关注!】无产出,转载多为抢救性转载,请珍惜每一位还在产出的大大!

新扎师弟【9】

.:









【9】






医院的走廊永远弥漫消毒水的味道。




白炽灯嵌在走廊顶部,一管接着一管。




走廊尽头传来急迫脚步声,坐在手术室门外的小李同学一震,抬头看去,出现的果然是发小的父兄。




阿Bo跑到了手术室门口,看着正在手术中的提示灯,咬紧牙一握拳,转头看着小李同学,“……怎么回事!?”




小李同学被动的看着阿Bo。




阿Bo怒吼,“说啊!”




三哥安抚的按住长子的肩头,再看向小李同学,说,“阿峰,今天发生了什么事,你详详细细告诉我们。”




小李同学垂下视线,看着自己的双手,手上血痕斑斑,都不是自己的血,都是威廉的血。




威廉倒在自己的怀中,紧紧抓住自己的领口,拼尽全力用口型说,快走!




而自己看着威廉,转不开视线,动不了指尖。到了这一时这一刻,自己终于真正知道,自己当不了一个好警察。




真正事到临头,自己做不出任何判断。




满心都是,威廉。




——威廉!!




所有的声浪一下子涌进耳膜,像是要涨裂一般的剧痛。




小李同学听见了惊慌失措的路人的尖叫声,听见了路边音响的歌声,甚至听见了由远至近的救护车声。




唯独听不见,威廉叫自己的声音。




他的手指深深陷入威廉的胳膊,嘶吼着威廉!




有人过来拉开他抓着威廉的手,有人把威廉抬上救护车。




他看着威廉的手垂下来,鲜血沿着指尖落下。




一颗又一颗,砸在地上。








三哥说,“阿峰!”




小李同学一震,回过神来,喃喃说,“……不要报警。”




三哥一怔。




小李同学嗓子嘶哑,“……威廉说,不要报警。他在救护车上说,一定要来这家医院……”




三哥和阿Bo交换一个眼神,有自责,更多愧恨。






此时手术进行中的灯熄灭。




三哥急步上前。




医生显然认得三哥,摘下口罩之后,便说,“放心,没生命危险。”




三哥松了口气,又问,“伤势怎么样?”




医生欲言又止,看向小李同学。




三哥回头,示意阿Bo带他离开。




阿Bo拉住小李同学的胳膊,说,“阿峰,你也累了,去休息……”




小李同学挥开阿Bo的手,死死盯着医生。




小李同学眼神亮得异常。




医生下意识看向三哥寻求指示。




三哥说,“阿峰,这是我们的家事,你也累了,回去休息吧。”




小李同学说,“我的朋友,在我面前差一点被人杀了。”他握紧拳,牙关咬得死紧,面颊泛出青筋,说,“我有权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三哥看着小李同学,说,“如果阿霆想让你知道,你这一刻早就知道原因。但既然阿霆不想让你知道,你就等他醒了之后,再问他。”




小李同学的指尖刺入掌心,面色失血一般苍白。




三哥再向阿Bo看去。




阿Bo拉住小李同学,一半拽一半推的离开了走廊。




三哥问医生,“伤得如何?”




医生说,“阿霆命硬,一共六枪,四枪穿透,止血就没事。至于另外两枪,一枪差点射穿脾脏,一枪擦着大腿动脉过去,不过手术很成功,他现在是失血过多所以还在昏迷,躺上两个月,应该不会有太大问题。”




三哥终于放下心。




医生低声说,“三哥,你心里有没有数,到底是谁做的。”




三哥不语,但目光渐渐锐利。




他是收了翼的雄鹰,也是隐匿于山林的虎。




但猛虎,终究是猛虎。




长啸一声,依旧令百兽惶恐。




“无论是谁做的,”三哥缓缓说,“都有人,要付出代价。”














小李同学回到住处。




阿豹等人得知二少受到枪击住院,纷纷赶去医院。




此时住处无人。




小李同学一个人坐在办公室,将脸深深埋在掌中。




路灯的灯光透过百叶窗落在他的身上,一道又一道的影子宛若枷锁。




此刻脑子一团乱。为什么会有人枪击威廉?就算真的是争生意,那到底是多大的生意才会争到这个地步?




威廉的爸说如果威廉想让自己知道原因,这一刻自己就应该知道。




难道说,威廉和阿豹的那番话另有含义?




威廉在执行更危险的任务以至于受到攻击?




不对,如果威廉在执行任务,他的家人不应该知道,更不可能对这种枪击的反应如此镇定。镇定得就好像……好像……他们已经习惯了这种枪林弹雨的生活。




小李同学一震,抬起脸来,一晚没睡的面孔白里泛青。




就在刚刚一瞬间,仿佛抓住了一丝思绪。






这一夜,对很多人都是不眠之夜。




东方天空泛起亮光,这种亮光宛若清水,冲淡了夜色,冲出了一片鱼肚白。




张sir站在警署办公室的窗口,看窗外天空微曦,映入瞳孔的却是阴云密布。




十二年前的那一天。




暴风狂雨。




海浪剧烈起伏,那艘来接应的小货船被一时抛高又一时卷低,钢铁船身宛若剪纸玩具一般不堪一击。




码头上。




雨水浇得两人精湿。




张sir被雨水打得睁不开眼,但稳稳抓住枪,枪口对准另一人。




另一个人的胳膊扎着绷带,透出隐隐血色。




那个人说,“……原来是你?”




张sir咬紧嘴唇。




那个人说,“那个内鬼,居然是你?”




张sir依旧沉默。




那个人蓦然爆发一声怒吼,“你回答我啊!告诉我,你不是!!”




张sir开口,慢慢的,清楚的说,“你有权保持沉默,但你讲的每一句话势必成为呈堂证供。”




冰冷雨水落满面颊,似泪又不是,声音渐渐低下去,“……阿乐。自首吧。”




那个人看着张sir,良久良久,才发出一声短促而难听的苦笑,说,“好。你要抓我。那你开枪吧。”




那个人转身就走,走向码头边。




小船冲破海浪封锁,赶来接应。




张sir吼道,“阿乐!”




但那个人没有回头。




张sir举起枪,枪口对准那个人的背影,风声雨翳中,准星颤抖。




“……阿乐!!”






最终,枪没有响起。




那个人也没有回头。








回忆结束在一片似乎永远不会停止的暴风雨中。




张sir喃喃道,“……是他回来了。”








小李同学猛地睁开眼,发现自己躺在粗糙水泥地面,后脑勺隐隐抽痛。




他下意识想摸一摸后脑勺来确定伤势。




却发现手脚被绑住。




小李同学深呼吸一口,强自镇定下来,回想晕过去之前的一切。




独自留在办公室中。




忽然发觉百叶窗投下来的影子不对劲,宛若栅栏一般的细条忽然被黑影吞噬了一大块。就像是有个人站在身后,挡去了百叶窗的影子。




他立即想回头,却后脑一阵钻心痛楚,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为什么警觉性这么低!




小李同学懊恼的想。




这时候听见了脚步声。




小李同学连忙闭上眼。




脚步声停在身前。




小李同学调匀呼吸,继续假装昏迷,伺机再动。




但忽然,重重一脚踹中胸腹。




小李同学没有防备,痛得闷哼一声,呛咳起来。




对方捏着小李同学的下巴,迫他仰起脸来。




小李同学看了一张中年男子的面孔,肤色微黑,眉目俊美,但由于神情过于阴鸷,让人看起来很不舒服。




对方看了小李同学一会儿,说,“他怎么会选中你。”




小李同学暗自诧异。‘他’是谁?




对方说,“你的Number是多少。”




小李同学皱紧眉,装作又愤怒又茫然的说,“你说什么?”




对方笑了一下,“阿sir,你省点力气,我们都方便点。我知道你是警察。还是卧底。”




小李同学一凛。




对方捏住小李同学的下巴,拿出手机。




小李同学明白他的意图,想转开脸,却被更用力的捏住。




对方拍下了小李同学的正面,输入接受方的号码,将照片发送出去,然后松开手,站起身,向门外走去。






小李同学说,“等等!”




对方没有停下脚步的意思。




小李同学说,“昨天的枪击,是不是你做的!”




对方停下脚步,侧过脸,说,“是我,又怎么样。”




小李同学咬得嘴唇发白。




威廉被推进手术室的样子,浮现眼前。




他的双目发红,说,“……我不会放过你的。我发誓!”




对方像是听见一件极好玩的事,失笑。转过身来,看着小李同学,说,“你不放过我?为什么?”




小李同学怒道,“受伤的那个人,他是我朋友!”




对方嘴角的弧度越发压抑不住,他重新走回小李同学面前,蹲下来,看着小李同学的双眼,说,“你到底知不知道他是谁?”



评论

热度(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