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王爷

【勿关注!】无产出,转载多为抢救性转载,请珍惜每一位还在产出的大大!

新扎师弟【8】

.:





【8】










“老豆叫你爱兄弟爱黄金,不是这样爱啊!”




“爹地,你听我解释,这里有误会的……”




“阿霆!你还要解释?!你是解释还是掩饰?!”




“哥,你卑我一点时间……”




“威廉,你说是不是因为孩子!你说啊!”




“……”








耳边吵吵嚷嚷,发小额头一大枚青筋。




他深吸一口气。




“——统统收声!”




怒吼声中,父兄和小李同学都不由得停了停。




发小指住小李同学,“你,跟我过来。”




小李同学张了张口。




发小说,“闭上嘴,过来。”




小李同学只好跟着发小走去了大厅另一头的角落。




发小的爸担心的看着发小的哥,“怎么回事?阿霆他……阿霆他是?”




发小的哥神色复杂,末了一叹气,“阿爸,有件事我瞒住你,其实昨天我看见阿霆和他朋友……”








发小抱着胳膊,冷冷的看着小李同学。




小李同学本来有些心虚的低下头,转念一想不对啊,理亏的是他又不是我!




于是一下又把头抬起来,不甘示弱的瞪回去。




发小看着小李同学这幅样子,又好气又好笑,原先的怒意也消散了一些,“阿峰你到底想搞什么,无端端的为什么要扯孩子?”




小李同学却梗着脖子说,“你心里清楚!”




发小皱眉,“什么叫我心里清楚?我就是因为不清楚才问的你。”




小李同学说,“反正,我算是看清楚你了,就因为一个孩子,你连朋友都可以欺骗的!”




发小的怒意又回来了,非但回来了还上涨了,“阿峰!够了啊!有什么事大家坦坦白白讲清楚!”




小李同学的声音也大了,“我讲的还不够清楚吗?!”




发小说,“我连条女都唔!我边有BB啊?!”




小李同学说,“现在没有,将来会有啊!”




发小说,“你都讲是将来咯!将来的事你放到今天讲有意义乜?!而且,BB同我地之间有关系乜?!”




小李同学说,“你为了一个孩子不要我们的友情啊!”




发小气得头都痛了,“都同你讲了没有BB的!”




小李同学说,“现在没孩子你都这么对我!”




发小深呼吸,再深呼吸,怒道,“阿峰!你真的要吵架是不是?!”




小李同学说,“你以为我在找你麻烦啊?好啊话摊开来说啊!你是不是早就认识阿彪!你是不是跟他在一起骗我?!”






掷地有声。




发小愣住。






发小不需要回答,看着他的样子,小李同学就什么都明白了,心中的苦涩泛滥到了舌尖。




小李同学低声说,“……你回答我,你是不是在骗我。”




发小沉默片刻,“……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小李同学苦涩道,“昨晚,我担心你,就翻窗到了一楼,想看看什么情况,就听见……听见……”




发小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小李同学说,“就听见你跟阿彪说要骗我到底。”




发小暗暗松了口气。小李同学没有听到谈判那一段,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但同时,他的心中也有隐隐的不安。因为一日没有揭穿,自己这场戏便要一日演下去。




小李同学垂着眼,不看发小,低声说,“你跟阿彪到底是什么关系。你上次在果栏出现,也不是为了找我。对不对。”




发小沉默。








另一边,发小的爸听完发小的哥的叙述,倒抽一口凉气,“你的意思是,阿峰他是……应该不会吧,从来没有听他提过。而且我记得他高中时候都有拍过拖。”




发小的哥说,“爹地,我都不愿意相信的。阿霆说他们只是朋友的时候,我都相信的。但是你看见了,事实胜于一切。至于高中拍拖,”发小的哥叹气,“可能那时候阿霆自己都没有确定自己的……”




发小的爸犹犹豫豫看向发小和小李同学。却正好看见发小握住了小李同学的手。








在那边,发小握住了小李同学的手。




小李同学想收回来,发小握得更牢。




小李同学嘟囔一句,“干嘛。”




发小说,“你猜得不错,我的确认识阿豹。”




小李同学眼中的难过越发浓。




“因为阿豹,”发小说,“是我们警方的线人。”






阿豹如果在场:…………啊??少爷???








小李同学一下抬起头盯着发小,“啊?”




发小说,“阿豹其实早已洗心革面,我们警方安排他继续在社团活动是为了时刻传回信息。出于保护线人安全的目的,除了直接联系他的controler之外,就连警方内部也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




小李同学恍然大悟,“原来如此,那你现在为什么告诉我?”




发小看着小李同学,“因为我之前不知道,原来骗你,是这么不好受的一件事。”




小李同学反握了一下发小的手,“别这么说,你也是符合规矩做事。”




发小说,“这个任务非常机密,连张sir都不知道。你千万不要告诉他。”




小李同学点点头,“你放心,我谁也不说。”




小李同学放下心头大石,神情一下子轻快起来,抽出手轻轻捶了发小肩头一拳,“挺能演的啊你。”




发小苦笑。




小李同学挠了挠后脑勺,说,“刚才我没了解清楚情况就乱发脾气,你爸你哥肯定不高兴,我去道歉。”




发小拉住小李同学,“没事,他们那边我会去解释。阿峰,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小李同学说,“你说?”




发小说,“我之前问过你,如果你这次的行动毫无意义,你会怎么做。你现在还这么觉得么?”




小李同学先是诧异,忽然一笑,说,“你担心我啊?是没错,阿豹是线人这件事让我挺吃惊,但是这不意味着我就得生气得不高兴,我们本来就是在不同的战线上各自努力,为了同一个目标发挥自己的力量。但这不意味我的努力就白费了啊。”他冲发小眨眨眼,“我还没那么脆弱,你放心。而且最重要的是你没有骗我。”




小李同学看着发小,忽然伸手抱住了发小,“你没骗我,这比什么都重要。”




发小咬住了唇,心事重重,慢慢抬起手,回抱住了小李同学。








发小的爸远远看见这一幕,沉重的叹了口气,说,“阿bo。找个机会,和阿霆谈谈。”




发小的哥低声说,“明白。”










张sir和小李同学告辞离开。




张sir回警局上班,顺便找心理医生了解卧底生活会对卧底警员造成哪些影响,包不包括性取向。




小李同学则回到果栏上班,没什么变化,除了看阿豹的眼神热情了许多。












酒吧包厢。




光线昏暗迷离。




大厅的音乐声浪隐约传入。




发小一人坐在沙发里,手中摇晃方杯,杯中浅琥珀色的酒液晃荡,如软水晶。




有人打开门。




发小皱眉看去,见是自己的哥哥,便松开眉头,但依旧沉默。




发小的哥在发小身边坐下,拿了个空杯倒酒,两兄弟不看彼此,各自默默喝酒。




发小的哥先开口,“有什么想跟我说的。”




发小说,“没有。”




发小的哥说,“爸很担心你。”




发小说,“担心我什么。”




发小的哥说,“你自己心里清楚。”




发小抬手耙一下头发,说,“我解释过了,我和阿峰只是好朋友。”








音乐刚好是林峰




这种恋爱太罕有 不须真正拥有


成全 衷心祝福然後 就放手


放手 放开所有 彼此更自由


放手 其实我绝非爱得不够


放手 豁出所有 还有这个好友






发小:“……”




发小的哥脸色不太好,“阿峰,我知道家里给了你很多压力,包括考警校这件事。但你要发泄压力,不可以用这种方式。”




发小当啷放下酒杯,“哥!你讲乜啊?!我都讲过了,阿峰和我是……”他想起外面的音乐,硬生生改口,“总之有些事是禁区,我清楚的,我绝对不会碰的!”






音乐播放到了刘德华




踏快车雨中追 但愿停车跟你聚


但我知你的心 尽是情感的禁区


街灯映照车头 撇湿满窗的雨水


就象我心头抑郁 心中满苦泪








发小的哥:“……”




发小弹起身,走到包厢门前,拉开门,怒道,“换歌啊!”




这家酒吧也是发小家的产业,酒保见二少爷发话,忙不迭的答应去换歌。




音控的人嘀咕,今天是经典怀旧夜,换乜歌啊?




酒保说,二少叫换就换,换新一点的啦!








发小甩上门。回头说,“总之你放心,我有分寸的。”




发小的哥也站起身,说,“阿霆,我相信你知道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最近风声紧,你小心。”




发小神情一凛,“你们想做什么?”




发小的哥眼中闪过一抹暗色,“你不用管了。爸当年让你读警校,就是不想你沾以前社团的事,我们一退再退,终究不是办法,该了断的时候都要做个了断。”




发小担心道,“哥。”




发小的哥一笑,“你放心,不会让你难做。爸决定退出,也是希望我们一家人从此齐齐整整。我不会做令他不高兴的事。”发小的哥走到发小跟前,“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这个家,为了以后的安乐。”




发小看着他的双眼,说,“哥,一切小心。”




发小的哥拍了拍发小的肩,说,“得了,不需要你叮嘱我。你啊,自己的事,自己要注意。”




发小刚要回答,搁在茶几上的手机却响起来。




小李同学的专属铃声。




小李同学活泼的声音在包厢内响起,‘威廉接电话,威廉接电话,是我是我,接电话接电话。“




发小的哥:“……”






门外,酒吧音乐播放到了陈伟霆




手机叫了七八声


无人听 无人应 无人听 无人应


只有我俩不作声 然而醒


明明游戏时游戏 神情却怪怪


我尽量当你愉快








发小的哥默默收回放在发小肩上的手。




发小:“……我去接个电话。”




发小的哥神情复杂的点了点头,“……我先走了。”












发小接起电话,小李同学说,“你在哪儿呢?”




发小说,“又出了什么事?”




小李同学不满的说,“你怎么说话呢,我是一出事就找你让你收拾烂摊子的人么。”




发小说,“那我挂了。”




小李同学忙说,“诶诶诶!等会儿!”




发小保持拿手机的姿势。




小李同学不甘不愿的嘀咕,“……我车抛锚了。兜里没钱,打不着车,还……还迷路了。”




发小好气又好笑,说,“告诉我附近看得到的标识,我来接你。”










半个多小时之后,发小一边开车一边找人,终于找到了停在路边的车。




车是自己老爸的,前两天交给阿豹开去保养。估计是阿豹转手交给了小李同学。




小李同学站在车边,两只胳膊互抱着垫在车顶,下巴搁在胳膊上,百无聊赖的发呆。




高腰浅色牛仔裤,裤管上都是破洞。里头一件圆领白T恤,外头披着同样破破烂烂的浅色牛仔服。




夜幕渐渐降临,霓虹亮起,电气灯影中,宝蓝的蓝,玫红的红,祖绿的绿,孔雀眼一样的缎紫。无声的色彩如有声一般喧闹,洪水一般汲汲涌来,却显得年轻人的这一抹浅色便越发突出。




发小按了一下喇叭。




小李同学循声看来。




发小靠路边停下,打开车门,下了车。




小李同学看见发小,高兴的站直身。




发小向小李同学走去。




街边的老音像店门前立着两只喇叭箱,此时响起音乐。








冷暖哪可休




回头多少个秋




寻遍了却偏失去




未盼却在手




我得到没有




没法解释得失错漏




刚刚听到望到便更改




不知哪里追究








此时,一辆车飞快驶过,车窗滑下,探出一把枪,黑漆漆枪口对准了目标。




扳机扣下。




数声凄厉枪响。










小李同学遽然变色,拔腿飞奔。抱住了倒下去的发小。




小李同学伸出手,徒劳的想捂住伤口。但血涌得更快,沿着手指一颗颗跌落在地,撞出一朵朵殷红血花。




他只听见自己一声声叫着威廉!




耳边的音乐声,车声,人声,嘈杂声,离自己越来越远。






耗尽我这一生




触不到已跑开




一生何求




迷惘里永远看不透




没料到我所失的




竟已是我的所有



评论

热度(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