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王爷

【勿关注!】无产出,转载多为抢救性转载,请珍惜每一位还在产出的大大!

新扎师弟【7】

.:

















【7】




发小留了阿豹收拾一楼花厅,他来到二楼,打开了门锁,握住了门把,轻轻转动,门开了一道窄缝,室内光线暗沉沉。




发小站在门口,借着花厅的灯光,往里看了看。




小李同学背对着门口,一动不动,睡得正熟。




发小松了口气,正要关门。




却猛然皱起眉头。




依小李同学的个性,听见了客厅的动静,肯定是恨不得出来看个究竟。之所以勉强待在屋子里不出来,九成九是被自己的断交给威胁住了。




这样的阿峰,怎么可能在这个时候睡得着?




发小看着小李同学的背影,眉头凝起阴云。




小李同学背对发小,躺是躺着,一双眼中却是清清醒醒的睁着,看着窗外无边夜色。




他不回头。




发小也不动步。




两个人似僵持也非僵持,彼此沉默了一会儿,发小叹了口气,说,“阿峰。”




小李同学不回头,冷冰冰的说,“睡着了。”




发小走进屋子,在床边坐下,拍了拍小李同学的背,说,“醒啦。有话同你说。”




小李同学的声音还是冷冰冰,说,“真巧。我没话和你说。”




“那你就别说了,”发小说,“我说,你听吧。”




小李同学不吭声。发小就当他默认。




发小说,“你记不记得,我读书的时候跟你说过,我爸是转行卖了水果。”




小李同学动了一下。




发小说,“虽然是中途入行,但我们家的生意做得很红火,所以其他人眼热我们家,今天的事就是那些人……”




“你说你们家是转行。”小李同学忽然说。




发小看小李同学肯开口了,就松了口气,说,“对。”




小李同学说,“那你们以前是做什么的?”




发小心中一凛,看着小李同学的后脑勺。




小李同学沿着窗户爬上又爬下,头发被折腾得乱蓬蓬的,但发小只以为是小李同学睡乱的,两人住一个寝室,自然知道小李同学的睡相。




便伸手捋了捋小李同学乱翘的头发,说,“怎么问这个。”




小李同学说,“好奇,问问。”




发小说,“卖海鲜的。”




小李同学说,“就海鲜?”




发小笑着说,“对啊,码头还有我们家的船,下回带你去看。”




小李同学闭上眼,心一点点冷下去,“……我累了,想睡了。”




发小诧异,“阿峰?”




小李同学拉起被子蒙住头,说,“睡了已经。”




发小沉默。伸手给小李同学掖了掖被子,说,“那你好好休息。”




他起身离开。走出门之前,回头再看了小李同学一眼。




小李同学把自己包成一个大蚕茧,纹丝不动。




发小轻轻叹一口气,退出了房间。








次日云过天青,整座城市繁忙依旧,丝毫不见前一日暴雨浇遍全城的痕迹。




张sir想找那位品学兼优的银子弹勋章威廉同学告辞。




但那一家子父子三人都不在,问了佣人,佣人又说不出个所以然。




张sir只好留了个纸条,然后去找小李同学。




张sir推门进屋,“峰峰,收拾一下东西我们走……”




小李同学盘腿坐在床上。




张sir说,“……峰峰?”




小李同学不答声。




张sir说,“你在干嘛。”




小李同学闭目凝神,双手搁在膝上,像模像样的捏了个指头。




张sir立在小李同学跟前,打量了一会儿,开口,“PC0504!”




小李同学本能的睁开眼,“yes SIR!”




张sir,“回答你现在在干什么!”




小李同学说,“报告sir!我有些事想不明白sir!” 




张sir态度缓和下来,做卧底的难免会有这种感情挣扎,小李同学如果没有,那才是有问题。




张sir说,“什么事想不明白,讲出来大家一起探讨下。”




小李同学沉默,眉眼黯然。




张sir在小李同学身边坐下,叹了一口气,说,“我以前,也做过卧底。”




小李同学惊讶的看着张sir。




张sir说,“有什么好奇怪的,大家都是这样过来的。我卧底进一个社团,和当时的话事人一度关系很好,他当我是他最好的朋友。”




小李同学触动心事,垂下眼,说,“我一直以为朋友是不应该……也不会骗朋友的。”




张sir心想,果然是小李同学太年轻,大概是和社团的年轻人发展出了感情,所以心生动摇。




他搂住小李同学的肩,放下长官的架子,真真正正用一个前辈或者说一个朋友的态度说,“峰峰你记住,只有一个人,你是不能骗的。”




小李同学苦笑,“我知道。加入卧底行动之前,指导员说过。唯一不能欺骗的,就是自己。”




张sir摇摇头,“不对。”




小李同学愕然,想了想,试着回答,“……那就是相信我的那个人?”




张sir说,“也不对。”




小李同学不由得问,“那是谁?”




张sir看着小李同学的眼睛,严肃回答,“给你生孩子的那个。”




小李同学:“……”




小李同学:“……???!!!”




张sir说,“之前选你们加入卧底行动,其实警方内部是有反对的声音。为什么呢?就因为你们后生仔太年轻,心中无牵无挂,很容易行差踏错。结过婚的就不一样了,有家庭有担当,知道什么叫做轻重缓急。对于已婚的警员来说,叫他们卧底也好,内鬼也好,做普通古惑仔也好,做到话事人也好,都会挂住心里真正应该挂住的那头家。所以,峰峰,对你来说最重要的那个人,是可以陪你度过一生的人。也就是你的妻子,你孩子的母亲。你做任何事对得起她,就是对得起自己。”




小李同学没吭声没回答,没一切反应。




张sir苦口婆心,“峰峰?峰峰你明不明白?”




小李同学霍然起身,冲出房间。




正好那一家父子三人走进大宅。




小李同学看见发小,三步并做两步飞奔下楼梯。




发小看见小李同学向自己狂奔而来,惊讶不已,说,“阿峰……?”




小李同学满脑子响的都是张sir的话。






‘唯一不能骗的就是给你生孩子的那个人。’




也就是说。




‘你骗我。是因为——'




小李同学一把揪住发小的领子,咬牙切齿的说,“就因为我不能给你生孩子??!!”








发小的爸呆住了。




发小的哥脸色铁青。






二楼走廊的张sir:“…………啊???”










小李同学,怒气冲冲。




发小,呆若木鸡。



评论

热度(3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