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王爷

【勿关注!】无产出,转载多为抢救性转载,请珍惜每一位还在产出的大大!

新扎师弟【6】

.:



【6】






一楼花厅。




八仙桌边坐满人,但没有人开口。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笔账,每个人都在暗中打量,都在各自计算。




唯有发小的爸神态自若,点一支烟起来。




发小的哥拿来一支四方水晶烟灰缸,放在桌上。




烟灰缸沉甸甸,落桌的一瞬间,‘噹’的一声。




众人因为这一声声响,面色都有微微变化。




发小的爸仿若未见,抽了口烟。




灰白的烟升起成一条直线。




半截关公像前,三炷香也袅袅散烟。




发小走到神龛前,伸手自一旁的香匣中取了三支细香,点上火。




桌边,一位叔伯咳了一声,开口道,“三哥,大家都想知道,你到底怎么想的。”




发小的手顿了顿。




看着半截关公像,眼珠儿漆黑冰冷。




身后,他的父亲将烟架在烟灰缸边。




发小的哥开口,“曾叔,当年我爸的决定是大家都同意的,现在再翻出来讲是什么意思。”




发小的爸开口,“阿Bo,现在的场合,轮得到你开口?这么多叔叔伯伯,我跟你讲过了,要尊敬。”




发小的哥闭上嘴,退后半步。




曾叔说,“三哥,我们不是要翻旧账。当初你讲要金盆洗手,我们同意了。你讲要调整整个社团风格,我们也同意了,你要开水果档,要改了堂口,甚至你送阿霆去警校,我们都同意了。”




发小点上香后,稳稳插上香,回身走到父兄身边。神态平静,仿佛被议论的不是自己。




曾叔看一眼发小,心情矛盾。发小是杰出人才,但偏偏是个警察,社团里有这样一个人,让人介意至极。




其他叔伯开口附议,说,“是啊三哥,你要做的事,哪一件我们不是鼎力支持。但是你当初也说过了,人各有志,不会强迫其他人。既然如此,到了今天你总要给人家一条路行。”




发小的爸一笑,“讲来讲去,你们是嫌我阻路。”




叔伯们对看一眼,说,“话也不是这么讲。但是有饭大家吃,有钱大家赚。这是社团的道理。”




发小的爸说,“讲得对。饭要一起吃,钱要一起赚。”




发小的哥说,“曾叔讲的一起吃,是筷子伸进别人碗里?”




曾叔面色不善,咳了一声,“阿Bo!”




发小的哥眼神凌厉,“我脾气差,说话太直容易错,各位包涵。”




发小端茶,放在父亲面前。




发小的爸拿起来,喝了一口,“细曾,有话直说。”




曾叔面色变了变,忍了气,说,“三哥,既然你不想走这条路,那我们不强留,但你总要留条路,给想走的人走。”




发小的爸再喝口茶,放下茶杯,良久不语。




发小这时候注意到门口有人影一闪,眉头一皱。










这时候,小李同学在楼上坐立不安。




虽然发小千叮咛万嘱咐,又用了绝交做威胁,但小李同学仍然觉得不放心。




应该没事吧?




刚刚才结束了一番枪战,虽然说是抢匪,但普通抢匪会出动这么多人,这么多火力……?




就在此时,门外忽然响起一声重响。














一楼花厅。




发小的爸也看见了门外闪过的人影,便道,“阿豹,进来。”




阿豹犹豫,看向发小。




发小微微点头。




阿豹走进屋子,叫一声,“大佬。”




发小的爸说,“今天暴雨,果栏那边怎么样。”




阿豹说,“雨势太大,仓库漏水,能抢修得都抢修了。但有十四箱顶级紫玉珠泡了水。我们打算做B级货处理……”




发小的爸说,“带来了吗。”




阿豹愣了一下,说,“有,少爷让带来。”




发小的这个决定,阿豹并不明白。




但发小的爸说,“拿进来。”




阿豹和其他几个兄弟把四只木箱扛进花厅,等着发小的爸下一步指示。




发小的爸说,“砸了。”




阿豹诧异,“大佬?”




发小的爸说,“我们三记的东西,永远都是最好的。”




阿豹手足无措的看向发小。




发小走上去,弯下腰,抓起木箱两侧,提起来,便往地上用力一掼!轰然一声巨响。木箱四分五裂,葡萄汁水飞溅,溅污了坐在附近的叔伯们。




刹时间,空气中都是葡萄的味道。




又甜又腻,仿佛发酵中的葡萄酒。




发小的哥也走上前去,提起另一只木箱,掼得更重,更狠。




发小的爸神情淡漠,说,“再砸。”




发小两人再砸。




一声又一声的沉重巨响。




飞溅的葡萄汁。




但即便被溅到脸上,也没有人敢动。




满桌噤若寒蝉。












砸完了十四箱。




发小的爸站起身,“今晚天气不好,不留大家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他看着一干人等,说,“如果还有事。”




众人面色有变的,有怒的,有隐忍的,纷纷起身告辞。




发小这时候终于有空看一眼楼上,见房间门反锁纹丝不动,方才放心。






花厅满地都是黏哒哒的果肉果汁,无落脚之处。




发小的爸把大儿子叫去书房问话。




发小盯着佣人打扫花厅。




阿豹来到发小身边,担心的说,“少爷。”




发小说,“不需要担心。没事的。”




阿豹点点头,又很尽忠职守的说,“少爷,你朋友今晚没回来。”




发小苦笑,“他今晚住这儿。”




阿豹惊讶的说,“住这里?那公司的事,我们不用骗他了?”




发小沉默片刻,“要骗。”




阿豹迷惑不解。




发小看着一地狼藉。




事态的发展比自己预想的还要恶劣得多。




发小深吸一口气,说,“你记住,骗他到底。”




阿豹应一声,“少爷,放心,我知道怎么做。我绝对不会让他发现自己被骗了。”




发小苦笑。












一楼花厅的窗外。




小李同学的背靠着墙。立在窗边。




夜色中,他的面色苍白。



评论

热度(277)

  1. 愿你出走半生 归来仍是少年rou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