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王爷

【勿关注!】无产出,转载多为抢救性转载,请珍惜每一位还在产出的大大!

新扎师弟【5】

.:









【5】














暗室里寂静无声。




尴尬的气氛就像是空气中满满漂浮着许多圆鼓鼓的河豚。




稍微一动就是一扎手。




小李同学悄悄的看一眼发小。




发小抿着唇,鼻梁高嘴唇薄,显得又冷酷又冷淡。




小李同学想去揪一揪发小的袖子。




发小像是早有预料,把手背到身后。




小李同学就不高兴了。




小李同学就嘀嘀咕咕,“就摸一下呗,又不是我故意的,我要知道我也不摸,你以为我乐意摸,我要摸我摸自己的……”




“阿峰,”发小的声音透露出他显然在怒气值蓄力中,“闭嘴。”




小李同学小声说,“我就是想跟你说一声对不起。”




发小沉默了一会儿,无奈的说,“算了。”




小李同学就更愧疚了,说,“那要不……要不你摸我……”




小李同学没说完,发小就当机立断的打断,“这件事过去了,只是一个误会,以后不要再提。”




小李同学哦了一声,沉默了一会儿,又说,“威廉。”




发小头疼的说,“又怎么了。”




小李同学说,“原来你有哥哥。”




发小一怔。




小李同学更小声的说,“跟你认识这么多年,我都不知道。”




发小说,“……我跟我哥感情不好。”




小李同学说,“兄弟俩哪有隔夜仇,你退一步,他退一步,最重要是一家人齐齐整整。”




发小失笑,刚想打趣小李同学两句,但看见小李同学认真的神情,玩笑话便说不出口。




虽然光线昏暗。




发小依然能够看见,小李同学垂着眼,深棕色的刘海覆在额前,脸颊有点婴儿肥的圆鼓鼓,但是下巴尖儿依然明显。




发小跟小李同学做朋友做了这么多年,很知道这个孩子因为这倒霉的体质,从小不招家里人待见,小李同学的爹妈自打带着小小李同学开车去迪斯尼乐园却发生车祸那年起,就对这个儿子心有余悸。




小李同学进警校的这些年,家里除了交学费给生活费,基本没有来往。




所以对小李同学而言,‘家人’是很特别的存在。




发小握了一下小李同学的手。




小李同学说,“你别跟你哥吵架了。有什么话坐下来好好说。”




发小说,“好。”




小李同学高兴的说,“这就对了。”




发小心中恻隐,说,“其实你以后可以来我家……”




说到这儿发小就后悔了。




来家干嘛?参观大家法吗?




但看见小李同学的眼睛一亮,他又觉得自己没说错。




小李同学满面放光,“可以吗?会不会烦着你爸你哥和你啊?”




嘴上说着会不会,但眼睛里都是亮晶晶。




发小忍不住笑起来,说,“我爸这个人最喜欢家里人多一点,热闹。”




小李同学说,“那你哥呢?我看你哥脾气不太好啊。”




发小说,“刚刚是谁跟我说,有什么话坐下来好好说?”




小李同学挠挠头,“那是你哥,又不是我哥,兄弟俩之间的问题跟外人又不一样……”




发小拿开小李同学的手,用自己的手去挠小李同学蓬蓬的短发,说,“我们俩也是兄弟,我哥哥,也是你哥哥。”




小李同学呆住。




发小说,“不愿意?”




小李同学呆了好一会儿,嘀咕,“你别……瞎逗我……”




发小说,“我说真的。”




小李同学转开头,没吱声,但是哧溜吸了一大声鼻涕。




发小又怕被外面的人察觉,又不忍在这时候教训小李同学,又好气,又感动。




小李同学转回头来,说,“威廉!你摸回来!”




“………………”




小李同学抓住发小的手腕,很坚决的说,“咱俩摸了就是扯平!你对我这么好我不能对不起你!你摸!”




发小想甩开但是甩不开,咬牙切齿的说,“我都说了我不生气!”




小李同学说,“不!我不能欠你!有借有还!来!摸!”




发小说,“我不要!”




“你摸一下!就一下!”




“一下都不要!!”






忽然间,暗室的门打开。




门外站着发小的哥。




发小的哥看见两个手长脚长的年轻人纠缠在狭小的暗室里,自己弟弟的手按在另一个年轻人的胯下。




发小的哥看着发小。




发小的哥关上门。








客厅的枪战已经结束。




发小的爸和张sir站在发小的哥的身后。




发小的爸:“阿bo?阿霆点啊?”




发小的哥深呼吸一口,再打开暗室的门。




发小面色不善的站在门口。身后站着耷眉耷眼的小李同学。










发小的爸说,“你们俩没事就好了,阿峰你有没有受伤啊,这班抢匪真是目中无人……”




发小的哥说,“阿霆你过来。”




小李同学想说话,但被发小以眼神制止。




发小跟着发小的哥走到一旁。




发小的哥神色凝重,“阿霆,你老老实实答我,你同他到底乜关系。”




发小说,“朋友。”




发小的哥皱眉,“朋友?乜朋友会……总之你唔好瞒住我!你地到底乜关系!”




发小头痛的揉额角,“阿哥你相信我,刚刚是误会。”




发小的哥说,“好,就当是朋友。那我问你,他是不是你同学。”




发小一顿。




发小的哥说,“你是警校的,他也是警校的,点解一个警校学生会来屋企,是不是你……!”




发小打断,“哥!我跟他是普通朋友,他乜都不知,我如果有一个字讲大话,就教我天打雷劈!”








轰隆!!




窗外猛然炸响一声闷雷,闪电如刀锋割破夜空。




发小的哥:“……”




发小:“……”




发小抚额。






天气预报插播:




“本港天气紧急通报,热带雷云高压突袭城区,已挂十号风球,敬请各位居民留意出行。””










大雨瓢泼而下。




发小的爸盛情相邀,张sir和小李同学便留宿一晚。




小李同学心事重重,一方面担心发小的兄弟矛盾,一方面担心不能及时回社团漏过重要信息。




辗转反侧,睡不着觉,翻了个身,忽然被捂住嘴。




小李同学一个鲤鱼打挺要起来,却被人按住肩头按回床里!




他睁大眼。却看见发小的脸。




发小低声说,“等会儿不管发生任何事,听见任何声音,你都不要出来。”




小李同学错愕。




发小严肃说,“答应我!”




小李同学只得点了点头。




发小盯着小李同学的眼睛,说,“你一定要守约,不然,我们连朋友都没得做。”




小李同学吓一跳,赶紧再点点头。




发小吓唬完了小李同学,总算放了一点心,离开小李同学的客房。




走出房间,他反手关上门,站在二楼楼梯,向一楼看去。










一楼花厅。




关公像残缺半截,香炉中的三柱香却已燃起,袅袅烟散。




水磨地板正中央放置一张圆台八仙过海桌,桌边坐满了人。




十数年前呼风唤雨的各路社团话事人,如今济济一堂。




发小神色凝重,回头看了一眼客房,伸手从外反锁。





评论

热度(3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