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王爷

【勿关注!】无产出,转载多为抢救性转载,请珍惜每一位还在产出的大大!

先赌为快【2】

.:



【2】




开司住进了时樾的房子。




这儿是时樾名下的产业,但不是时樾的家。




时樾很少出现,开司住进来的头三个月,只看见过一次时樾。就是他住进来的第一天。




时樾看着开司背上的双肩包,说,“行李就这些?”




开司点点头。




时樾似乎觉得很有趣,让开司把背包打开。




开司拿出自己的笔记本和文具,几件衣物,还有两三套换洗的内衣裤。




时樾随手拿了一支钢笔,挑起一条内裤。




这条内裤应该穿了几年,边缘洗出了细小破洞。




就算开司镇定的远胜同龄人,此时也不免有些面红耳赤。




时樾吩咐佣人,“丢掉。”




佣人答应一声,便上前收走衣物。




开司看见其中一件铁甲超人的T恤被收走,动了动嘴唇,但没有说话。这是他父亲买给他的为数不多的东西之一。




时樾再看开司,说,“衣服脱了。”




开司心底一震,看向时樾时,少年的眼中已泛出愤怒和一丝强压的惊慌。




时樾说,“我不喜欢重复。”




开司深吸一口气。脱下了格子衬衫,再脱掉牛仔裤。只穿一条内裤,站在时樾面前,




时樾的眼神严苛而冰凉的审视少年的身体。




身材比例不错,手长脚长,皮肤之下透出血管的青色,肋骨和盆骨都明显的浮出,少年显然营养不良。




时樾吩咐佣人,“给他做一次体检,按他的情况做营养餐。”




佣人称是。




时樾吩咐完这句,便站起身,保镖亦步亦趋的跟着他。




开司忍不住开口,“我该做什么。”




时樾回头看着开司,说,“你能做什么。”




开司抿紧嘴,握紧了拳。




时樾的唇角却露出微笑,说,“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听话。”






时樾离开。




开司心情忐忑的站了一会儿,穿上衣服,环顾四周,他带来的东西都被收走,包括学生证。其实时樾就算不这么走,自己也不会逃。




自己无处可去。






这儿是个三层楼的小洋房,除了开司自己,还有一个负责清扫和三餐的佣人。一楼是大厅,厨房和佣人房,二楼是书房和两间客房,楼梯拐角处有一个因地制宜的三角形小房间,开司看了下,应该是储物间。三楼便是两间主卧和一个大露台。




这样的房间数与居住的人数相比显然绰绰有余。




开司想过,趁着佣人不注意的时候溜走,但溜走之后又怎么办。自己虽然不清楚时樾的身份,但从他的出手来看,绝非普通人。而自己只是一个普通学生,因为父亲烂赌的原因,家里的亲戚和朋友都断绝了来往,自己即便逃跑成功,也没有办法维持最基本的生计,说不定会沦落到比现在更糟糕的境地。




毕竟,就算现在卖,也只是卖给时樾一个人。




开司想完了,抬头看见佣人,问,“我能不能洗个澡?”




佣人笑着说,“当然客气。”




佣人带着开司到了三楼主卧,开司摆手不要,他给自己选的房间是二楼的客房。




洗过了澡,开司问佣人,能不能吃饭。




佣人很客气的告诉开司,这儿的一切都是由开司安排,开司有什么饮食偏好或者忌口都可以提前告知。




开司说,没什么忌口,至于偏好吃什么,只要能吃饱就行。




佣人试着做了一大锅咖喱羊肉。




开司吃得一干二净,睡前想复习一会儿功课,想起书本都被收走,只好睡觉。




很久没有吃得这么饱,又睡在这么软的床垫上。开司很快陷入香甜梦乡,第二天醒来,开司发现自己换下来的格子衬衫和牛仔裤都不见了,他打开衣柜,看见前一天还空空荡荡的柜中挂满了各式风格的衣服,有夏季的T恤,冬季的大衣,略带正装风格的衬衫,也有健身的运动服。




开司拿了一件比了比,极其合适,看来就是按照自己的尺寸买的。












接下来的一段日子,是开司之前连做梦也没想过的日子。




每天有家庭教师分别辅导理论课和健身训练。食物很美味,也是按照营养学科学配比。衣服的标签虽然都被剪去,但显然是高价货,不但合身更能修饰身形。




越是如此,开司心中的阴影越是浓重。




有一种牛,生活环境的温度湿度受严格控制,每天享受两个小时的交响乐和两个小时的按摩,吃的是最纯正的啤酒花和大麦胚芽。




这一切,是因为人要吃它的肉。






时樾想从自己身上得到什么。










这天,开司下楼吃早饭。




餐桌边,坐着时樾。




开司停在楼梯中段。




时樾拿起牛奶喝了一口,抬眼看见开司,便示意开司坐到自己对面。




开司动了动,继续走下楼,坐在了时樾的对面。




阳光从窗外射入。




窗框刚刚漆成雪白色,一切显得干净又明亮。




时樾说,“颜色是你换的?”




开司谨慎的回答,“是。我看窗户和院子里围栏的颜色都有些褪了,我问过其他人,他们说,我可以换油漆的颜色。”




时樾拿着刀叉,动作优雅又利落的切下一角烤吐司,沾了沾嫩黄蛋汁,送入口中,说,“当然可以,选的颜色不错。我帮你请多个老师教艺术鉴赏,你喜欢西方还是东方?”




没等开司回答,时樾便说,“算了,都请。”




开司知道,自己在时樾面前没有任何发言权。




时樾豢养自己,虽然不知道是什么目的,但显然,时樾根本不会尊重自己的意见。




开司开口,“时哥,你要我干什么。”




时樾问,“你能为我干什么。”




开司看着时樾,说,“我听时哥的。”




时樾不以为意的说,“听我话的人,有很多。”




开司说,“但时哥这么对我,我相信,我和那些人比起来还是有不同。”




时樾拿起餐巾,按了按嘴角,看向开司,“哦?你怎么想你自己的?”




开司沉默。




时樾说,“不要紧,放开说。”




开司说,“时哥也许有病,需要移植肝脏或者心脏。”




时樾嘴角含笑,“继续说。”




开司说,“也许我长得像时哥的一个朋友。”




时樾说,“替身?”




时樾拿起水果盘中的一枚樱桃,看了看殷红欲滴的果肉,说,“要就要真的,要一个假的有什么意思。”




开司说,“我后来也觉得,这种可能不成立。时哥如果想要一个人,怎么会要不到。”




时樾挑眉,“会说话了。”




开司说,“时哥请的老师教得好。”




时樾看上去心情不错,对开司说,“吃完饭,陪我逛逛。”




其实开司一天功课塞得满满,睡眠压缩到每天六个半小时。但既然时樾开口,自然没有人会反对。








开司还没到年纪,就算已经学会了开车,时樾也没有让他上路。




时樾开着车,开司坐在副驾驶。




起初开司不知道时樾想去哪里。




但随着窗外的路景越来越熟悉,开司渐渐坐正了身子。








这是开司之前读书的高中。




正是上课时候,校门口静悄悄,运动场上有在上体育课的班级,学生们的笑闹声隐约飘出围墙。




开司目不转睛的看着校门,时樾仿佛知道他心中所想,也放慢了车速。




开司想,不管时樾让自己做什么,自己照做就是。想办法还完债款,然后自己回到学校,回到以前的生活。




以前的生活就算清苦,就算偶尔会三餐不继,那也是自己的生活。他想活,用自己真正的名字活着。






此时,时樾从方向盘附近的柜中拿出学生证。




学生证上贴着开司的照片,照片写着开司的真名。




开司盯着那学生证。




时樾却一抬手,从车窗丢了出去,“前两天,你的退学手续办好了。”




开司整个人一震,盯着时樾的侧面。




时樾的眼窝深,眉骨厉,鼻高唇薄,所有的线条,都是冷漠的刀锋。




时樾说,“你懂我意思。”




开司慢慢的,慢慢的坐回副驾驶。




放在腿上的手,慢慢握成拳。




“我懂。我是时哥的人。”



评论

热度(323)

  1. 卡束斯rou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夏雨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