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王爷

【勿关注!】无产出,转载多为抢救性转载,请珍惜每一位还在产出的大大!

新扎师弟【3】

.:



晚饭时间。




发小在家吃饭。




如果没有其他安排,发小都会和他爸一起吃饭。因为发小的爸最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




“一家人最重要是齐齐整整”。








发小的家以前是社团的本家。饭厅的前身是香堂。此刻发小的爸背后就是一个八廊十六角的鸡翅木神龛,供着关二爷,香火袅袅,和清蒸鱼的香味混在一起。




左边墙壁一溜挂的是二十四孝清珍本,右边墙壁一溜挂的是黄绢朱砂社团家规。讲求的是忠孝两全肝胆相照。




发小从小看习惯了,丝毫不影响胃口,伸筷子夹了一块鱼肉。




他爸舀了一勺汤,“我听说今天果栏出了事?”




发小手一抖,鱼肉差点掉下去。




发小顺势放下筷子,也去盛汤,说,“有吗。”




他爸说,“听说跟你有关。”




发小含糊说,“是个朋友,跟我开玩笑。”




他爸说,“哪个朋友?”




发小说,“学校认识的。”




他爸说,“那认识的时间都不算短。明天请他到家里来吃个饭。”




当啷一声,发小的勺子落进碗里。




他爸狐疑的看着发小。




发小震惊。




来家里吃饭?




这家里?!




这关公?!




这家规?!








发小开口,“爸,我朋友可能没时间……”




发小的爸,“明天没空,就后天。后天没空,就再后天。这顿饭,不吃都要吃。”




发小深呼吸。




吃完这顿,阖家自首。










发小约了小李同学见面。






半夜三更。街心花园。




榕树围绕着一间亭子。




小李同学穿着帽衫,戴着兜帽,遮遮掩掩的走到亭子。




发小坐在凉亭里,打招呼,“这儿……”




小李同学立刻:“嘘!”




小李同学快两步走进凉亭,说,“干嘛突然找我?”




发小顿了顿,说,“没事,就是想问问你那天回去之后怎么样。”




小李同学往发小身边一坐,说,“我跟阿豹哥说,你之前跟踪过我,看见过我和阿豹哥一起出现,所以你对阿豹哥有不满,才会在果栏跟他动手,我则是因为找你才去了果栏。我跟你说,”小李同学得意的一拍发小的肩,“他们都相信了!我现在觉得我的能力有提升哦!”




发小默然。




小李同学吸了吸鼻子,说,“你带了吃的?”




发小拿出蛋挞和奶茶。




小李同学拿吸管戳进奶茶。吸溜溜一大口,眼睛一亮,“嚯!学校后门那家?”




小李同学再拆开蛋挞包装盒,拿出一颗大咬一口,“嚯!流芳街那家?”




发小说,“吃慢一点,不要着急,你别忘了你每次……”




话还没说完,小李同学就又一次呛到了、。




发小拿过小李同学手里的奶茶,习惯的拍了拍小李同学的背。




小李同学顺过了气,拿回了奶茶和蛋挞,吃得倍儿香。




发小一脸复杂的看着小李同学。




他爸的声音言犹在耳。




发小说,“你……明天晚上有没有空?”




小李同学嚼得腮帮子鼓鼓的,说,“你找我?我没空啊,我跟阿豹哥出去。”




发小皱起眉,“跟他出去?去干嘛?”




小李同学说,“社团去福利院做义工,我猜是他们在转移视线,借着义工行为私下做不良交易,这两年老龄化犯罪也很严重,所以我跟阿豹哥提了一下跟去帮忙,阿豹哥也同意了。”




发小说,“你跟他们相处得……怎么样?”




小李同学叼着奶茶吸管,翻着蛋挞,有些芝心,有些是酥皮,随口回答,“还不错。”




发小斟酌说,“不错的意思,就是相处得很好咯?”




小李同学不翻蛋挞了,抬眼看着发小。一双眼清清澈澈。




发小有点点心虚。




小李同学说,“你为什么这么问。”




发小故作自然的说,“没什么。随口问问。”




小李同学却说,“我知道你为什么这么问。”




发小心中咯噔一下,“你……你知道?”




小李同学说,“你担心我——”




小李同学深吸一口气。




神色凝重。




握紧发小的肩。




直视发小双目。




掷地有声的两个字。






“变节。”








发小:“……”




小李同学说,“你放心,我有分寸。黑就是黑,白就是白,他们对我再友善,我们都是敌人。”




发小听得心情越发沉重。




小李同学则再握了握发小的肩,“现在放心了?”




发小苦笑,“放心,不能再放心。”




小李同学拍了一下发小的肩,高兴道,“早该相信我啦。”




发小欲言又止,说,“阿峰,如果你身边的人……我是说如果啊,如果你身边的人涉黑,你会怎么做?”




小李同学不假思索的说,“抓他啊。”




发小说,“他可能没做过坏事。”




小李同学说,“刚刚误入歧途?那就劝他自首。”




发小说,“也不算误入歧途。”




小李同学叼着吸管,好奇怪的看着发小,“你到底想说什么?”




发小说,“如果你有一个朋友,就比如我。我涉黑,但是我一直瞒着你,你现在知道了,你会怎么做?”




小李同学哈哈哈哈笑起来,拍打发小的肩,说,“你?涉黑?怎么可能!”




发小注意到自己肩头那一块衣裳油腻腻。




他诧异。




不由得看向小李同学的手。




小李同学捏着蛋挞,一手亮亮的油。




发小深呼吸一下,捏着小李同学的手腕,移开他的手。




小李同学丝毫没注意,用另外一只手去拍发小的另一边肩。




发小:“……”




小李同学笑得乐不可支说,“一个警察一个黑帮,那我们就真是喋血双雄。”




发小说,“阿峰,我讲真的。你认真回答我。”




小李同学看着发小的郑重神色,勉强止住笑,但嘴角仍有压不住的弧度,说,“好,我想想。如果你是坏人,你又一直骗我。”




小李同学歪着头,想了一会,笑容渐渐消失。




发小的心也渐渐提起来。




小李同学说,“如果真的发生这种事,我就亲手抓你回警局。然后我,”




发小说,“出家?”




小李同学说,“不,继续当警察。”




发小心情一半卸下重担一半不是滋味。




小李同学说,“但是我再也不会相信其他人。”




发小一怔。




小李同学看向亭外的夜色,夜色中丝丝络络的榕树气生根,远处的路灯灯光被树冠遮蔽,照不进他的眼底。




小李同学说,“连你都会骗我。我又怎么再去相信别人。连你都会变节,”小李同学沉默片刻,“……对不起啊威廉,如果是你,我真的不知道我会怎么做。我不敢想。我想不到。”




发小说,“阿峰……”




小李同学这时候露齿一笑,“诶,说这个干嘛,反正又不是真的。”




发小沉思不语。




小李同学吃完最后一颗蛋挞,舔舔手指,说,“那我先回去了,你也别总找我出来,容易露出破绽。”




说着小李同学站起来要走。




发小一把抓住小李同学的手。




小李同学诧异的看着发小。




发小松开手,把油到的手在小李同学的衣服上擦了擦,说,“阿峰,明天你生病。”




“……啊??”










 




警察局。




会议室。




主持会议的总督察一脸严肃。




“我们的卧底计划进展得很不理想,想必各位同仁也都知道。送出去的十五名卧底,八名被发现,幸好撤回的及时。四名因为身份隐藏得太好,发展了第二产业,直接辞职。两名被策反,现在已经被拘留。现在只剩下最后一名,”




总督察点名,“张sir,这一名警员是你的人,就由你来报告一下他的最新情况。”




张sir说,“明白。这名李姓警员目前潜伏成功,没有被目标人物怀疑,而我们一直在不定期的沟通和交流,我可以确保,他的思想形态也很安全。”




总督察欣慰,“继续保持,时刻联系。”




张sir犹豫了一下,“其实,有个情况,我也向报告一下。可能是因为潜伏的精神压力过大,这名警员于昨日凌晨住院,如果上级同意,我想去看一看他。”




总督察说,“当然去,很应该去。”




张sir起身敬礼,“thank you!sir!”












香堂改造的饭厅里。




发小的爸说,“什么?来不了吃饭?”




发小镇定自若的说,“对,他生病住院。”




发小的爸说,“这么突然?”




发小说,“是急病。”




发小的爸说,“这么急?什么病?”




发小说,“呃……急性肠胃炎可能。”




发小的爸皱眉,“什么叫可能?我跟你说过,爱兄弟爱黄金,当然是爱兄弟!行走江湖最重要的是什么,一个义字!现在你朋友生病了,你连什么病都不知道?这样叫朋友?”




发小解释,“因为……”




发小的爸一挥手,“不用说了,既然住院,你就多准备两个果篮。我们去探病。”




发小没说话。




发小的脸青了。










圣心医院。






张sir搭乘电梯上楼。




电梯门快合拢的一瞬,有人说,“麻烦等等!”




张sir便按了暂停键。




一名极有派头的中年男子快步入内,说,“多谢。”




张sir礼貌的说,“不客气。




来的人看见张sir手中的花束,说,“探病。”




张sir看见对方手中的果篮,说,“对啊。你也?”




中年男子说,“是啊。”




两人寒暄到此,彼此客气一笑,一起抬头看电梯上方的数字显示屏。








发小找了个上厕所的借口,让他爸先进电梯,随后拔腿飞奔上楼梯,三步并作两步,狂奔到了小李同学所在的那一层。




病床却没有人。




发小急得不行,好在隔壁床的病友好心提醒,小李同学可能在儿童住院区。




发小立即转身奔出病房,没跑出几步,便看见小李同学和好几个小病人走来。




小李同学给小病人们变蹩脚魔术,拿着布偶说看看看,哥哥把它变没有,三,二,一!




话音一落,小李同学就唰的掀起衣服把布偶藏进去。




小病人们说叔叔你骗人。




小李同学说谁是叔叔,叫哥哥!




发小冲过去,一把抓住小李同学的胳膊,急道,“快走!”




小李同学一手捂住圆滚滚的肚子防着布偶掉出来,一边诧异的问,“怎么了?”




发小急得要跺脚,“来不及解释了!快……!”






他们的前方,走廊尽头的电梯打开,步出两人。




张sir诧异的看着小李同学。




发小他爸诧异的看着发小。








小李同学看见张sir,想打招呼,却忽然痛呼一声,皱巴巴一张脸,捂着肚子弯下腰,小声说,“我靠,中午吃太多了……”








张sir震惊。




发小他爸震惊。








发小松开手,看着窗外。




算了。




不如自首。
















评论

热度(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