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王爷

【勿关注!】无产出,转载多为抢救性转载,请珍惜每一位还在产出的大大!

w1121【完】

.:

w1121研制的背景是仿真机器人全球推广的世纪末。




然而,当它的最后一枚芯片完成校准,即将投入流水线制造时,全球机器人管理统一协会却颁布了一道法令。




——严禁研发与人类外形相似程度超越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机器人。






自从十年之前,某个机器人制造商成功跨越了恐怖谷理论之后,人类与机器人之间的界限越来越模糊,由此引发的刑事案件和道德案例日渐增多。








这道法令下达以后,许多生产线来不及改造,只得在机器人的头部临时做一些小的改动,例如摘除仿真面部或者替换为兽拟态头部。




但w1121的研发者看着精美至极的w1121样本完成品,实在有些不甘心就这样拆除,于是他动了个小手脚,加装了遮挡三分之一面部的防护具。勉强通过了法令审核。至于其他还没有生产的w1121型号机器人,则统统需要重新设计。




研发者把这一台w1121样本购买下来,作为自己的家用机器人。






w1121被激活的第一秒,核心处理器开始运转,仿真视网膜接受外界光线并开始处理,描绘画像,搜集信息,并且处理信息。




研发者出现在w1121的视野中,试探着挥挥手。




w1121略微僵硬的点了一下头——刚刚被启动的他,各方面还未达到最佳运转效果。




研发者松了口气,说,你认得我吗。




w1121从信息库中读取相匹配的声纹、视网膜、以及五官比例。




——master。




w1121如此回答。




但研发者嘟囔一句,怎么还没有更新数据。




研发者对w1121说,读取最新资料。




w1121更新信息库。




脑海中出现了一个陌生的生物体,非常脆弱,高度不足九十公分,无法使用语言,没有思维能力。




而这个生物体,忽然出现在了w1121的眼前。




研发者的怀中抱着一个婴儿,他注视着婴儿的眼神非常温柔和疼惜,说,这是我的孩子,他的母亲在生他的时候……总之,从今天开始,他是你的master。




w1121注视婴儿,伸出手。




还没有睁开眼的婴儿咿呀一声,忽然拳头动了动。




研发者惊喜的说,他很喜欢你。




w1121平板地说,他是对外界的声源产生了生理性的反应。




研发者顿了一下,说,来,握握他的手。




w1121想说握手这种成人之间的社交礼仪不合适出现在一个婴儿身上。但研发者如此吩咐了,它还是伸出手,放在了婴儿的手边,婴儿忽然张开了手指,握住了w1121的手指。




w1121的眼中闪过一道光,视网膜泛起金属光泽。是他在读取指纹信息。




研发者看着一个机器人和一个婴儿之间的第一次接触。嘴角出现了一丝模糊的哀伤的微笑,说,w1121。




w1121转头看研发者。




研发者说,我的病已经到了晚期,在我死之后,希望你能好好抚养他。




w1121搜索了一下抚养的定义,回答,恕我直言,您在设计我的时候,并没有加装哺乳功能。




研发者愣了一下,大笑出声。一边擦着笑出来的眼泪,一边看着w1121,说,我指的是你陪在他的身边,唔,不能说像父亲吧,但至少像个哥哥一样看护着他,让他一生过得平安快乐。




w1121看向婴儿,说,master,ID登入。




研发者也看向婴儿,说出了名字。






一万。






一万一岁的时候,研发者过世。




一万两岁的时候,会把摸到的一切塞进嘴里。w1121看着湿淋淋的手指,检查自身的防水功能是否完好。




一万四岁的时候,w1121给一万办幼儿园入学手续。




一万五岁的时候,w1121已经成为幼儿园校长办公室的常客。




一万六岁的时候,喜欢爬树。更喜欢玩从树上跳下来,让w1121接住的游戏。




w1121每次都能完美的接住一万。




直到有一次一万往下跳的时候,胳膊被细小的树枝划伤。




第二天早上一万起来,打着呵欠,由w1121带着刷牙洗脸换上衣服背好书包,走出家门,目瞪口呆的看着满庭院的树都被剪秃。




一万当天气得哭闹不去上学。




w1121搜索了一下,研发者留下过类似‘好好监督他读书,不要让他偷懒,不要无故旷课’的遗言。




w1121拎着哭得冒鼻涕泡的一万去学校。










一万十四岁那年的某一天,w1121照例去叫他起床,一万却不在床上。




w1121在卫生间找到了一万。




一万闷不吭声的洗床单。




w1121询问。




一万不回答。




w1121看一万擦洗床单很费力,就想伸手帮忙。




一万却一把夺过,一张脸涨得通红。




w1121看见了床单上的痕迹,思索了片刻,搜寻了信息库,得到了相关讯息,便告诉一万,那是正常的生理反应。




一万脸红得要滴血,吼着让w1121出去。




w1121按照master下达的指令,退出了房间。




过了几分钟,一万蹭到了w1121面前,一只脚蹭着另一只脚,故意装作浑然不在意的问,什、什么叫做正常的生理反应。




w1121给一万上了一堂生理课。




一万一开始很尴尬,但w1121的语速平板又冷静,一万也很快平静下来,听着w1121说完,问了个问题。那你呢?




w1121说,我是机器人,不会有这种反应。




一万嘀咕一句,也对,不然出来的是机油。






一万开始长个子,每一季的裤子都要重新做,w1121根据一万的身体状况设计菜单和运动量。




一万每次喝完牛奶,就走到w1121跟前,比了比身高。




一万除了同学,有了校外的朋友。他穿得衣服渐渐是w1121无法理解的审美,回家的时候也变得很晚。




w1121每次都会等一万回家。






深夜,一万一进家门就是一个踉跄。




w1121扶住他,顺手打横抱起,走进卧室,轻轻放在床上。




一万翻了个身,背对着w1121,说,你出去,我要睡了。




w1121说,我在你的身上检测出了酒精浓度超过正常水准,你喝酒了吗。




一万沉默一会儿,用w1121没听过的尖酸语气说,那又怎么样,你管得着吗。我告诉你,我那些朋友可太羡慕了,有钱有房没爹没妈……哈,这过的是什么样的神仙日子。




w1121不知道该如何回应这句话,他想起一万小时候生病或者闹脾气的时候,自己如果握住一万的手,一万就会好很多。




他伸出手,握住一万的手。




一万却猛地抽出手来,咬牙切齿的说,……我还没有惨到让一个机器人安慰……!你滚出去!!




w1121沉默的站起身,退出房间。










过了几天,一万带着朋友回家。那些朋友都是和一万差不多打扮的年轻人,进了屋子便好奇的四处张望。




w1121放下点心和饮料便离开。




一万看也不看它一眼。




w1121回到厨房,开始搜索青春期叛逆之类的字眼。




这时候,它听到了不属于一万的数个脚步声。




w1121转回头,看见了几个年轻人。




w1121说,有什么需要帮助?




那几个年轻人很兴奋的咬耳朵,这种机器人我还没见过。




我也是。




难道是私人订造的?




有可能,你看一万这家,绝对拿得出这个钱。




这个机器人长得……长得挺像人的。比你家那个还像。




你什么意思,我们家那个是市面上最像人的。




就那样的还叫像人?我看着完全硬不起来好吗。




诶,你说这个摘了眼镜会是什么样子?就那下巴和嘴唇,看起来应该长得不差。




摘下来就知道了。




等会儿,先看里面,万一长得好不能用更白搭。








那几个年轻人说着话,向w1121走来。




当他们开始除去它的衣物时,w1121判断他们接下来的行为会对机体造成不可知的伤害,根据研发者之前设置自我保护程度,w1121决定启动系统。




但厨房门口传来一声怒吼。




一万冲进来,抓住其中一人,狠狠的一拳揍下去。




经过一阵混乱,一万把这些人都赶了出去。




w1121收拾完了厨房的残局,来到一万的卧室门口。




它敲了敲门。




门里没有声响。




它直接打开门走进去。




一万抱着膝坐在门后,还没来得及反应,就一脸懵逼被门板直接推移。




w1121走进屋,一万?




一万尴尬又羞怒的从门后爬起来,你为什么随随便便进我的房间!




w1121解释,你没有回答,我担心你出事。




一万凶巴巴的说,我会出什么事!多余关心!




w1121扫描了一万,除了几处擦伤之外,一切正常。




w1121说,那么我去准备晚饭。




他转身离开。




却被一万揪住了衣服下摆。




一万看着别的方向,脸憋得通红,结结巴巴的说,……对、对不起。




w1121看着一万。它想,自己应该找一个最合适的表情。




核心处理器回答。




微笑。




w1121翘起唇角,将声音频道调至柔和程度,说,一万,谢谢。




一万听到这句话,更窘迫,转头过来想说几句话,却看见了w1121的微笑。




一万怔怔的,无法转移视线。










一万十九岁,交了第一个女朋友。




第一次约会,紧张的换了十几套衣服。




临出门前,w1121递过去一个小包。




一万诧异的接过,问,什么?




w1121说,你需要的一切物品。




一万更诧异了,打开一看。有纸钞,有零钱,还有保险套。




一万气得,额头‘啵’的起来青筋。他把包拍回w1121的胸前,磨牙说,总有一天,老子拆了你的电源!




一万,w1121平静的指出,我是太阳能。




一万盯着青筋,怒气冲冲的走了。








很快的,一万分了手,交了第二个女朋友。这一次维系的时间也没有太长。




当他频繁换女友这件事影响到学业之后,w1121久违的拿着故事书在一万床边坐下。




一万:……你要干嘛?




w1121:给你讲故事。




w1121讲了很多关于忠贞的故事,得出结论,不管是动物或者植物,乃至于人类,最宝贵的品格是对于伴侣忠贞。




一万哭笑不得,无奈的说,我知道了,我会好好反省的。下一次女朋友一定……




w1121:考完大学。




一万:……啊?




w1121:考上大学再进行正常交配。




一万:……我拔你电源了啊!?




w1121表现了一手如何徒手将一本故事书捏成一个球。




一万表示,一切都等考完大学再说。








一万继承了研发者的智慧,甚而更加出色。他考上了最好的学府。




w1121以为一万很快会带来一个新的女朋友。




但当w1121给一万送夜宵时。




一万看着电脑屏幕上的论文,忽然说,我可能喜欢男人。




w1121停顿了一下,消化了这句话的信息,继续将热牛奶放在桌上。




一万看向w1121。




w1121戴着防护镜,没有表情。




就算没戴,也不会有表情。




一万说,你没什么想跟我说的吗。




w1121说,选择男性会让你觉得快乐吗。




一万说,也许会。




w1121说,那么,我衷心期待你带有一位值得交往的朋友回来共进晚餐。




一万看着w1121,露出了微笑。




这种微笑,w1121很少在一万的脸上见过。




一万的所有表情都在w1121的信息库中入档成册,以相应的情绪分类保存。




当一万足以承担起w1121的检查维修工作之后,他在例行检查时,找到了w1121的这个信息册。




一万啧啧称奇,说,如果你是人类的话,你知道这样的行为叫什么。




w1121问,什么?




一万很肯定的回答,痴汉。










但一万还是没有带任何人回来,他的感情状况极其贫瘠。




w1121曾经听到一段一万婉拒对方的话语。




“不是性别的问题,而是,不是心里的那个人就是不行。所以,对不起。”






w1121疑惑,心里放得下一个人类吗?




从体积而言,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w1121发现自己不明白的事越来越多。趁这天天气好,他把自己的头摘下来,放在窗台,一边吸取太阳能一边清理核心处理器。




一万下楼的时候,吓了一跳。




w1121用自己的手把自己的头转了个方向,对一万说,午安。




一万拍了拍个胸口,嘀咕一句,这样要还硬的起来,我就是一个变态。






第二天吃早饭的时候,一万很纠结的戳着盘子里的面条,咬牙切齿的说,变态。




w1121看着一万,投去询问的目光。




一万心虚的看了一眼w1121,又立即低头吃面。




w1121送一万去大学,按惯例说,路上小心,变态。




一万愣了一下,怒吼‘喂!’




w1121飞快的关上了门。








 


一万毕业之后,在大学的实验室留校任副教授。






时间的流逝无声无息,庭院里的树木绿了又落,樱花开了又谢。




当w1121注意到的时候,一万单身的日子已经和不单身的日子一样多了。




w1121读取了近年的平均婚姻年龄,在晚饭时,问起了一万的婚姻状况。




一万夹了一颗虾球,都忘记放进嘴里,他吃惊的看着w1121,脱口问了一句,你希望我结婚吗。




w1121回答,保证你过着平安快乐的生活,是我的职责。




一万没有说话,看着w1121。




w1121发现,一万此时的表情又是信息库里没有的。




一万的眼神熟悉又陌生,神情则很安静。




一万放下筷子,说,我明白了。










一万很快和一个追求者结了婚。并且搬到了学校附近的公寓居住。




w1121留在老屋,照旧每日打扫。




一万定期回来给它做检查,整理信息。








半年之后,一万离婚。




w1121得知之后,非常惊讶。




一万把公寓和家具留给了前妻,只拿着一个行李箱离开。走到了楼下,他看见了w1121。




w1121依旧戴着遮住了三分之一面孔的防护镜,露出了尖尖的下巴,和淡红嘴唇。




w1121走上前,接过了行李箱。




一万也没有与w1121推让这个。




两人并肩往回走。




w1121开口,我无法理解。




一万问,理解什么?




w1121说,数据分析不存在你离婚的可能性。




一万哑然失笑,说,我就把这句话当做对我的表扬了。




w1121说,也有一种可能,这位女性的价值观发生了偏差,或者她的性取向……




一万赶紧岔开了话题,比了比两个人的肩头,笑着说,小时候总想快点长高,能赶上你,现在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我已经和你一样高了。




w1121看着一万,处理器自动读取出了那个握着自己手指的小婴儿。




他低下头,看着自己的手掌。然后将视线落在了一万修长的手指之上。






时间,是会让人类变化的。




w1121意识到了这一点。






一万的研究领域是如何逆向转换机器生命。简单来说,就是赋予非自然生命体两样东西,一样是‘独立思维’,一样是‘情感’。




这是一项几乎不可能完成的项目。




几十年后,人们都在惋惜,如果将这份精力放在别的领域,早已成为了一代学者。
















一万靠在病床上。他继承了研发者的智慧,也继承了一样的病症。随着医疗科学的进步,通过药物和手术,一万的寿命被延长至亲生父亲的一倍有余,但也已经走到了尽头。




w1121坐在病床边,正在给一万削苹果。




一万叹气,说,我吃不下。




w1121很坚持的说,对身体好。我切成块给你。




一万说,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w1121的手停顿了一下,然后流畅的继续,仿佛那一下停顿不存在。




一万注视着w1121,眼神中含着某种微笑。




一万轻轻的说,“我想向你提个要求。”




w1121说,“什么?”




一万说,“我想看看你的脸。”




w1121没有动作。




一万问,“不可以吗?我父亲给你设过限制?”




w1121说,“他说过任何人都不可以摘下防护镜。”




“除了我自己。”








窗外是暖和的春日。




樱花在清浅的阳光中绽放。




淡粉色的花瓣漂浮而去。








w1121摘下了防护镜。看着一万。




一万凝视这张面孔。




连呼吸都要屏住一般的呼吸。




他的眼中闪动一种w1121看不懂的光芒。




过了很久,一万笑起来,“什么啊。这不是,长得挺好看的嘛。”




w1121戴回防护镜。




病房里重回安静。






一万动了动手指,握住了w1121的手。




w1121问,你快乐吗。




一万说,我?




w1121说,是的。




一万想了片刻,微笑起来,问w1121,你呢。




w1121被问住,无法提供回答。




一万也没有给出回答。












初夏。




w1121参加了一万的葬礼。




仪式结束,它回到了老宅。




一万立下遗嘱,名下的一切财产都转移给w1121。




w1121站在空旷的大厅。




一万生前留下一个专门给它的指令。






“清空所有资料。重新开始。”








w1121听得懂前半句,但不理解后半句。






它闭上眼,试着先清空。




存储盘的画面如洪水一般从它的身边呼啸而去。




白发苍苍的一万。




三十出头,刚刚离婚回来的一万。咬着面包,匆匆忙忙赶去上班。




二十岁的一万,和自己(的头)坐在一起,眺望窗外的景色。




十几岁的一万。




爬树摔下来,被自己接住的一万。




蹒跚学步的一万。




襁褓中的孩子,如豌豆一般的又圆又小又软的指头,握住了自己的手指。








资料删除的顺序到了一万表情的信息库。




每一个分类都有一个情绪标注。




w1121发现,一万在给自己例行检查的时候,也整理了这些分类,有几个表情被换了分类。






然后。




w1121看见了那个分类,里面都是没有看懂的一万的表情。






凝视着自己的一万。




握着自己手的一万。




含着淡淡微笑的一万。








这个分类叫做,








‘这一生,我很快乐。谢谢你。’








END

评论

热度(6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