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王爷

【勿关注!】无产出,转载多为抢救性转载,请珍惜每一位还在产出的大大!

阿九【5.5】

.:







第二天,天气很好。老板和阿九在涠洲岛上闲逛散步。在海边看了会儿景色,又爬了会儿山,说是山,其实也就是岛上的绿植掩映的斜坡。




阿九跟在老板身后,好几次悄悄看着老板垂在身侧的手,有一次终于鼓足勇气了去握,老板却将手自然而然的放在了兜里。




阿九的手神了个空,满脸掩不住的失望,又怕露出了痕迹,悄悄打量老板,见老板一幅镇定自若的样子,才小小的松了口气。




逛到了中午,两人就在海边的一家小吃店坐下,老板点了一个特色的虾酱烧排骨,阿九好奇的问是什么。老板告诉阿九,是昨天见过的虾酱,阿九立即把盘子推得远远的,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




老板便故意夹了一块排骨递给阿九,逗阿九一定要吃。




阿九苦着脸,犹豫了好一会儿,才咬了一小口。




老板亲了阿九面颊一下,阿九呆了呆。




老板说,这是奖励。




阿九摸了摸面颊,老板转头的工夫,再回头来看,就见阿九夹了两三块排骨塞在嘴里。塞得腮帮子鼓鼓的。




老板哑然失笑。








逛到了黄昏,两人站在码头,看着海面被夕阳照的粼粼金光,远处船桅林立,风中有海的腥气。




等天色一层层暗下来,风有了凉意,老板便要转身回去,但阿九站着不动。




老板便叫了一声阿九。




阿九看着老板,神情有一层迷茫。老板心中一动,也不再催阿九。




两人隔了几步,静静看着对方。




阿九依旧是简单的白T恤和长裤,但他的身材挺拔高挑,面容又英俊明亮,最普通的衣服穿在他的身上都有了一种亮眼之感。




而她穿着黑色的V领T,披了一件长到脚踝的军绿风衣,两个人站在一起的时候,也不像情侣,也不像姐弟。




只是两个美丽的人,恰好的站在了一起。他们只是因为巧合而叠加了每次的痕迹,并没有深入过,也并没有因为对方改变了自己。




阿九轻声问,姐姐上次来的时候,也来过这儿吗。




老板看着阿九,没有回答。




阿九垂下眼,说,我只是问问。




老板沉默一会儿,没回答,只是伸出手给阿九。




阿九看见了,抿了下嘴唇,走向老板,牵住了老板的手。




他终于握住了他想握住的手,但是他心里一点都不快乐。




老板握着阿九的手,两人在暮色中,一前一后的走过坡道,走回住处。








阿九趴在窗台上,神情有些恹恹的。




老板有些不忍心,主动过去,也支在窗台上。




阿九注意到了,也还是懒懒的,但老板一直没说话,阿九才转头去看,从老板的指尖一直看到了小臂,看到了手肘,再看到了肩头,线条明显的脖颈,小小的耳垂,含在嘴里吮吸,总觉得特别薄,好像会化在舌尖。




老板注意到了阿九的视线逐渐滚烫,两人都很熟悉对方的反应,便弯下腰去吻阿九的嘴唇,阿九下意识搂住了老板的腰,却忽然推开老板,慌慌张张的站起身。




老板错愕的看着阿九。




阿九支支吾吾了好一会儿,才小声的说想问老板借钱买东西。




这可是从来没有的事,老板也不问阿九想买什么,便去钱包里取了几张大额的纸钞递给阿九。




阿九松了口气,快步走了出去,老板站在二楼窗前,看着阿九出了门,左右张望了一下,像是认路,便沿着一个方向走去,走出了老板的视线。




老板看不见阿九,却没有回屋,而是点了支烟。






过了一会儿,老板的房门被轻轻敲响。




老板看向门口,那敲门声似有规律。老板说,进来。




推门进来的人是程叔。




老板看见他,并不惊讶,问,怎么样了。




程叔说,你们前脚走,阿央的人后脚就跟来了。




老板嘴角泛起一丝讥嘲,说,阿央这个孩子,从小到大就是这个毛病,多疑。迟早都要因为这个吃亏。




程叔苦笑,你也没有比他们大多少,哪来的从小到大。




老板不以为意的说,我毕竟看着他们长大的。




程叔说,昨天跟你们上的岛,今天又跟了一整天,以阿央的性格,应该是要动手了。




老板夹着烟的手指极其轻微的颤了一下,但面色丝毫不便,简短的说,都准备好了?




程叔很肯定的回答是。




老板看着楼下,那条路走过了阿九。




那个总是用澄澈的眼睛看着自己的阿九。




那个今天想握着自己的手,却又不敢的阿九。




但也是那个,查不到底细的阿九。




老板闭了一下眼睛,忽然问,他去买什么了。




程叔脸上的表情有些古怪。




老板心中奇怪,再问了一遍。




程叔这才说,避孕……避孕套。




老板诧异。随即想起昨晚阿九偷偷翻自己的药。




她不禁失笑,用夹着烟的那只手按住额头。




这个傻孩子。




她的笑容慢慢淡下去。




程叔看她的脸色,便揣测着问,或者,我先让人去接他?




不用了。老板放下了手,神情依旧冷静,甚而隐隐有几分冷漠,眼眸之中,毫无情绪波动。




她说,我养了他这些天,也是他该报答的时候了。



评论

热度(219)

  1. 哥哥的女友粉rou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阿九
  2. 爱越越思霆阿九 转载了此文字
  3. 卡束斯rou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影帝风云
  4. 清零rou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