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王爷

【勿关注!】无产出,转载多为抢救性转载,请珍惜每一位还在产出的大大!

武侠界五星级模范CP陆花虐狗实录

转载收藏。

站在冰霜森林的中心呼唤爱:

如题。


自己整理了一些狗粮,结尾附带彩蛋西门吹雪X叶孤城。


普通的关于案件的对话没有录入2333看下来只觉得陆小凤同志的柔光滤镜十分厚重已经摘不下来了……


——————————————


《陆小凤传奇》




1


    上官飞燕轻轻叹息了一声,道:“但是除了冬天的雪,春天的花之外,你还有什么呢?”


    花满楼道:“我有很充足的睡眠,有很好的胃口,有这间很舒服的屋子,有一把声音很好的古琴,这些本已足够,何况我还有个很好的朋友。”


    上官飞燕道:“你的朋友是谁?”


    花满楼脸上又发出了光,道:“他姓陆,叫陆小凤。”


    他微笑着.又道:“你千万不要以为他是女人,他名字虽然叫小凤,但却是条不折不如的男子汉。”


    上官飞燕道:“陆小凤?……这名字我好像也听说过,却个知道他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花满楼笑得更愉快“他也是个很奇怪的人,你只要见过他一面、就永远再也不会忘记,他不但有两双眼睛和耳朵有三只手.还长着四条眉毛。”


    两双眼睛和耳朵,当然是说他能看见的和听见的都比别人多。


    三只手也许是说他的手比任何人都快,都灵活。


    但“四条眉毛是什么意思呢?上官飞燕就实在不懂。


    她决心以后一定要想法子去看看这个有着四条眉毛的陆小凤。


【原来不只是陆小凤自带柔光滤镜……我错了……




2.


   陆小凤的人当然比核桃大得多,而且就像是死人般躺在地面前,这,鞭子抽下去,当然是十拿九稳的。


    谁知陆小凤突然伸出了手用两根手指轻轻一捏,就好像起叫化子捏臭虫一样,一下子就把他灵蛇般的鞭梢捏作。


    这一手不是花满楼教他的,是他教花满楼的。


【教灵犀一指。至今不懂古龙聚聚这个设定用意何在,为了突出他们俩关系好吗???




3.


(雪儿忽悠他与丹凤公主一起走,然后陆小凤说他不想去。)


    陆小凤道:“我为什么要跟着一个我从来也没有见过的人,到一个我从来也没有去过的地方去?”


    小女孩瞪了瞪眼,道:“因为……因为我们会送很多很多金子给你!”


    陆小凤笑了。


    小女孩道:“你不喜欢金子?”


    陆小凤道:“我喜欢金子,却不喜欢为了金子去拼命”


    小女孩眼珠子转了转,悄悄道:“车子很安静.我们公主又是个很美的美人,这段路也很长,在路上说不定会发生很多事的。”


    陆小凤微笑道:“这句话好像已经有点让我动心了!”


小女孩眼睛里立刻发出了光,道:“你已经答应上去?”


     陆小凤道:“不答应。”


    小女孩撅起了嘴,道:“为什么还不答应?”


     陆小凤淡淡道:“漂亮的女人我一向很喜欢,但却也不喜欢为了女人去拼命。”


    小女孩道:“为了什么你才肯拼命?”


    陆小凤道:“为了我自己。”


    小女孩道“除了你自己外,天下就再也没有别人能让你去拼命?”


     陆小凤道:“没有。”


    小女孩眼珠子又转了转,道:“为了花满楼你也不肯?”


     陆小凤道:“花满楼?”


    小女孩悠然道:“我想你总该认得花满楼的,他现在也就在那地方等你,你若不去,他一定会觉得很失望。”


     陆小凤道:“他若要我去,自己会来找我。”


    小女孩道:“只可惜他现在不能来。”


     陆小凤道:“为什么?”


    小女孩道:“因为他现在连一步路都没法子走。”


     陆小凤道:“你是说他已落在你们手里?”


    小女孩道:“好像是的”


     陆小凤突然大笑,就好像刚听见一样天下最可笑的事笑得捧起了肚子。


    小女孩忍不住问道:“你笑什么?”


     陆小凤笑道:“我笑你,你毕竟还是个小孩子,连说谎都不会说”


    小女孩道:“哦?”


     陆小凤道:“你们若能制得住花满楼,天下就没什么事是你们做不到的了,又何必来找我?”


    小女公淡淡的笑了笑,道:“你这人的确不太笨.可是也不太聪明”


     陆小凤道:“哦?”


    小女孩道:“你若真的聪明,就早巳该明白两件事”


     陆小凤道:“哦?”


    小女孩道:“第一、我已经不是孩子了,我是丹凤公主的表姐,她今年才十九,我都已二十。”


    陆小凤这次才真的怔住了,上下看着这小女孩看了好几遍,随便怎么样也看不出她已经是个二十岁的少女。她看来简直好像连十二岁都没有。


    小女孩又淡淡接着道:“你应该明白,有些人是天生就生不高的,有些六七十岁的老头子比我还矮一大截,你总该也看见过。”


    陆小凤虽然还是不太相信,却也不能不承认世上的确是有这种人的。


    小女孩道:“第二你也应该明白,花满楼跟你不一样。”


    陆小凤道:“他比我聪明!


    小女孩道:“但他却是个好人。”


    陆小凤道:“我不是?”


    小女孩道:“就因为你不是好人,所以才不容易上别人当,但他却对每个人都很信任,要他上当.就容易得多了!”


    陆小凤看着她,又上上下下的看了好几遍,突然又问道”你真的已经有二十岁?”


    小女孩道:“上个月才满二十的。”


    陆小凤笑了笑,谈淡道:“二十岁的人就已应该明白,像我这种坏人,是绝不肯为了朋友击拼命的,随便为了什么样的朋友都不行”


    小女孩瞪着眼,看着他,道:“真的?”


    陆小凤道:“真的。”


    陆小凤已坐在马车上,马车已启动。


【最后一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就说是不是打脸。


另外大家纷纷表示反派很懂嘛……该绑架谁什么的。








4.


   陆小凤静静的看着丹凤公主将酒倾入古樽的高杯里,花满楼就坐在他身旁。


    他们并没有说什么,只互相用力握了握手。


    这就已足够说明一切。


【我爱这一小段!!!!!!




5.


    大金鹏王道:“你……你难道不要别的帮手?”


    陆小凤道:“当然要的”


    他轻轻拍了拍花满楼的肩,微笑道:“我们本来就是老搭档。”


    大金鹏王看着花满楼.仿佛有点怀疑。


【大金鹏王:?????




6.


    丹凤公主看着他,美丽的眼睛里似又露出了感激的泪水。


    所以她很快的垂下头,柔声道:“我一直都错了,我一直都以为你处个绝不会被情感打动的人”


    花满楼一直在微笑着.他听得多,说的少,现在才微笑着道:“我说过,这个人看来虽然又臭又硬,其实他的心却软得像豆腐。”


【我和丹凤公主一起:哦。(冷漠.jpg)




7.


   花满楼坐了下来,他虽然看不见,却仿佛总能感觉到椅子在那里。


    陆小凤看着他,忽然问道:“你从来没有坐空过?”


    花满楼微笑道:“你希望我坐空?”


    陆小凤也笑了道:“我只希望你坐下去的时候,忽然发现自己坐在一个女人身上。”


    花满楼道:“这种经验你比我丰富。”


    陆小凤淡淡道:“这种经验你若也跟我一样多,也许就不会上当了!”


    花满楼道:“上谁的当?”


    陆小凤道:“你已忘了上宫飞燕?”


    花满楼笑了笑,道:“我没有上当,我自己愿意来的。”


    陆小凤很惊讶,道:“你自己愿意来的?为什么?”


    花满楼道:“也许因为我最近过的日子太平凡,也很想找两件危险的事做做!”


    陆小凤冷冷道:“也许你只不过是被一个很会说谎的漂亮女人骗了!”


    花满楼笑道:“她的确是个很会说谎的女孩子,但却对我说了实话。”


    陆小凤道:“也许她已发现对付你这种人最好的法子就是说实话。”


    花满楼道:“也许。”


    陆小凤道:“她的目的就是要你来,你既然来了,她就巳达到目的。”


    花满楼微笑道:“你好像存心要让我生气。”


    陆小凤道:“你不生气?”


    花满楼笑道:“我为什么要生气?他们用马车接我来,用贵宾之礼接待我,这里风和日丽,院子里鲜花开得正盛,何况,现在你也来了,我就算真的是上了她的当,也已没什么好抱怨的。”


    陆小凤忍不住笑道:“看来要你生气,的确很不容易。”


【好大一股酸味




8


    花满楼道:“陆小凤并不笨.可是他得罪的人却远比他自己想像中多得多,因为他有时说话简直就像是个大炮。”


【就是这个比喻很好玩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所以说花满楼损陆小凤挺厉害的……




9


    陆小凤道:“她的疑心病简直比老太婆还重,她甚至怀疑她的姐姐已经被人谋害了,甚至怀疑你和大金鹏王就是凶手。”


    他本来是想让花满楼开心些的,所以他自己也笑了。


    可是花满楼却连一点开心的样子都没有。


    陆小凤又忍不住道:“你说她这种想法是不是滑稽得很?”


    花满楼道:“不滑稽。”


【哄七公子开心*1




10


    大金鹏王大笑,道:“那种酒只宜在花前月下,浅斟慢饮,你阁下这样子喝法,就未免有些辜负了它。”


    花满楼微笑道:“他根本不是在喝酒,是在倒酒,根本连酒是什么味道都没有感觉出,好酒拿给他喝,实在是糟蹋。


    大金鹏王又大笑,道:“看来你倒真不愧是他的知巳。”


【大金鹏王你很懂嘛!




11


    欧阳情附在他耳旁,轻咬着他的耳朵,吃吃的笑道:“其实做神仙也没什么好处,只要你这朋友也去,我就可以让你觉得比神仙还快活。”


    花满楼一直微笑着,静静的坐在较远的一个角落里,他好像已不愿让这出戏再演下去,忽然道:“我们是来找孙老爷的,你一定知道孙老爷在哪里?”


    欧阳情道:“孙老爷,听说他还在隔壁的潇汀院,等着人去赎他,你一出去就可以找到潇汀院了。”她希望花满楼快点出去。


    但是陆小凤却先推开她站了起来。


【不知道怎么形容这一段……大概是描写天然腐吧……




12


   陆小凤走过来,迎着从东面吹过来的春风,长长的吸了咦口气,微笑着道:“你若要摆脱一个女人,最好的法子就是让她自己说肚子疼。一个出来玩玩的男人,至少应该懂得三种法子让女人肚子疼。”


    花满楼淡淡道:“我一向知道你的办法很多.但直到今天,才知道你完全不是个君子。”


    陆小凤道:“为什么?”


    花满楼道:“你明明知道她是个什么样的女人,为什么一定要当面揭穿她?”


    陆小凤道:“因为我不喜欢虚情假意的人。”


    花满楼道:“可是她不能不虚情假意,她要活下去,假如,她对每个人都有真情,在这种地方怎么能活得下去?”


    他微笑着,接着道:“你够义气,够朋友,甚至已经算是个侠客,但你却有个最大的毛病。”


    陆小凤只有听着。


    花满楼道:“这世上有很多人虽然很可恶,很可耻,但他们做的事,有的也是被逼不得已的.你最大的毛病,就是从来没有替他们想过。”


    陆小凤看着他,过了很久,才轻轻的叹息了一声,道,“有时我的确不喜欢跟你在一起。”


    花满楼道:“哦?”


    陆小凤道:“因为我总觉得我这人还不错,可是跟你一比,我简直就好像是个混蛋了。”


    花满楼微笑道:“一个人若知道自己是混蛋,那么他总算还有救药。”


【好像有点圣母,不过他其实不是233333


花满楼确实很爱说陆小凤啊……




12


    花满楼慢慢的走在山坡上,仿佛也已路入了一个神秘而美丽的梦境里。


    陆小凤却忍不住道:“你为什么不问我,此行是不是已有收获?”


    花满楼笑了笑,道:“我知道你已说动了他。”


    陆小凤道:“你知道?怎么会知道的?”


    花满楼道:“他既没有留你,也没有送你,你却也没有生气,当然是因为你们已约好了相见之地。”


    陆小凤道:“你也知道我用的是什么法子?”


    花满楼道:“当然是我的法子。”


    陆小凤道:“为什么?”


    花满楼道:“因为他虽无情.你却有情,他知道你绝不会烧他房子的,何况,你就算真的烧,他也不会放在心上。”


    陆小凤笑了微笑着叹了口气,道:“不管你多厉害,有一样事你还是永远也想不到的。”


    花满楼道:“什么事?”


    陆小凤摸了摸他本来留着胡子的地方,道,“你慢慢的猜,猜中时我再告诉你。”


    花满楼笑了道:“我若已猜出来,又何必还要告诉我?”




13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他用被子敲着酒杯,反反覆覆的唱着,唱来唱去就只有这两句。


    他唱一遍.花满楼就喝一杯,终于忍不住道:“我并不是说你唱得不好,只是你能不能换两句唱唱?”


    陆小凤道:“不能”


    花满楼道:“为什么?”


    陆小凤道:“因为我只会唱这两句。”


    花满楼笑了,道:“别人都说陆小凤惊才绝艳,聪明绝顶,无论什么样的武功,都一学就会.可是你唱起歌来,却实在比驴子还笨。”


    陆小凤道:“你若嫌我唱得不好听,你自己为什么不唱?”


    他就是要花满楼笑,要花满楼唱。因为他从未看过花满楼这么样想不开.也从未看过花满楼这么样喝过酒。


【哄七公子开心*2




14


    陆小凤用指尖摸着嘴唇上刚长出来的胡茬子,这一路上,他都在摸,从燕北一直摸到了山西,好像只恨不得他的胡子,快点长出来。


    花满楼微笑道:“你知道我从来也没有为自己看不见而难受过,但现在我倒真想看看你胡子剃光了之后,究竟是什么样子?”


    陆小凤道:“是种又年青,又漂亮的样子。”


    花满楼道:“那末你以前为什么要留胡子?”


    陆小凤道:“我怕女孩子都一个个被我迷死。”


    花满楼笑道:“这两天你火气好像不小,是不是在对你自己生气?”


    陆小凤冷冷道:“我为什么要生自己的气?”


    花满楼道:“因为你觉得自己有点对不起那个又可怜,又可爱,又会说谎的小女孩,还有点不放心,不知道她回去后是不是会被人欺负,受人的气。”




15


    花满楼道:“昔日天禽老人威镇八荒,但平生却只收了商山二老这两个徒弟,怎么会忽然又多出了个霍天青来的?”


    陆小凤笑道:“花家本来明明只有六童,怎么会忽然又多出个你来?”


【这个玩笑的地方我也很喜欢!!!很亲密的关系才会这么毫无顾忌的说话2333




16


   上官丹凤咬了咬牙,道:“你在这里等,我进去找他。”


    花满楼道:“你若再进去,就出不来了。”


    上官丹凤道:“可是他……”


    花满楼笑了笑,道:“他可以出来,比这再大的火,都没有烧死他。”


    他全身都已湿透,但脸色却还很平静。


【妹子和基友的区别。




17


(前面是石秀云和花满楼交谈,石秀云说如果自己变成了哑巴花满楼就认不出她了,请他摸她的脸以便认出来。)


    陆小凤忽然笑道:“我敢打赌。”


    花满楼道:“赌什么?”


    陆小凤道:“我赌你最少三天不想洗手”


    花满楼叹了口气,道:“我不懂你这人为什么总是要把别人想得跟你自己一样。”


    陆小凤道:“我怎么样?”


    花满楼板着脸道:“你不是个君子,完全不是!


    陆小凤笑了,道:“我这人可爱的地方,就因为我从来不想板起脸来,装成君子的模样。”


    花满楼忍不住笑了。


    陆小凤忽然又道:“最近你好像交了桃花运,男人若是交了桃花运,麻烦就跟着来了。”


    花满楼又叹了口气,道:“还有件事我也不懂。”


    陆小凤道:“哦!


    花满楼:“你为什么总是能看见别人的麻烦,却看不见目己的呢?”


【他关心你zs问题是他吃醋啊!


你收获板着脸的七童*1




18


(前情是石秀云死了,花满楼坐在房间里忧心。)


    但花满楼却已转过头,面对着他,忽然道:“你喝了酒”


    陆小凤只有承认:“喝了一点。”


    花满楼冷冷道:“出了这么多事之后,你居然还有心情去喝酒,倒真难得的很。”他板着脸,他一向很少板着脸。


    陆小凤眨了眨眼.道:“你是不是很佩服我?”


    他对付生气的人有个秘诀,你既然已生气了就索性再气气你,看你究竟能气成什么样子,看你究竟气不气得死。


    花满楼不说话了.他很了解陆小凤,他还不想被陆小凤气死。


    陆小凤反而没法子了,讪讪的道:“其实你也该喝杯洒的,酒最大的好处,就是它能让你忘记很多想也没有用的事情。”


    花满楼不理他,过了很久,忽然道:“我刚才看见一个人。”




19


    花满楼道:“听说他的武功也不错。”


    陆小凤道:“我也没有真正看见过他施展武功,但我却可以保证.他的轻功,内功,和点穴术绝不在当世代何人之下。”


    花满楼道:“哦。”


    陆小凤道:“而且他练的是童子功,据我所知,世上真正有恒心的练童子功的人,绝不出十个。”


    花满楼笑道:“要练这种功夫,牺牲的确很大,若不是天生讨厌女人的人,实在很难保持这种恒心。”


    陆小凤也笑了,道:“别人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自己是绝不会练这种倒霉功夫的,就算要倒下我的脑袋来,我也不练。”


    花满楼微笑道:“若是割下你另外一样东西,你就只好练了。”


    陆小凤大笑,道:“原来你也不是真君子。”


    花满楼道:“跟你这种人时常在一起,就算是个真君子也会变坏的。”


    他们大笑着,似乎并不伯被人发现,既然迟早总要被发现,鬼鬼崇崇的岂非反而有失风度。


【黄段子!!!!!!!!!!!!!




20


    花满楼道:“小老板娘也通常都是小狐狸精。”


    陆小凤道:“所以你最好赶快回去劝劝那混蛋,叫他千万不能做这种混事。”


    花满楼道:“你自己为什么不去?”


    陆小凤道:“你知道我不跟他说话的。”


    花满楼道:“假如根本没有这回事呢,老板岂非要认为我们是两个疯子?”


    陆小凤道:“偶尔做一次疯子又何妨?”


   花满楼叹了口气,道:“看来无论谁跟你交朋友,迟早总会被你传染一点疯病的。”


   他去了,他没法子不去。


   陆小凤就像是个傻瓜一样,坐在路旁边等着。幸好这条山路很偏偏,除了一个摘野菜的老太婆外,就没有别的人经过。他并没有等多久,花满楼就回来了。


    陆小凤立刻问道:“怎么样?”


    花满楼板着脸,道:“你是个疯子,我也是。”


    陆小凤道,根本没有那回事?”


   花满楼道:“他们的确有个秘密,老板巳收了雪儿做干女儿。


【获得板着脸的花满楼*3!






《绣花大盗》




1.


    花满楼在陆小凤旁边坐下来一立刻皱起了眉,道:“你平时本来不太臭的,今天闻起来怎么变得像是条刚从烂泥里捞出来的狗”


    陆小凤道:“因为我已经有十大没洗澡了。”


    花满楼吃惊道:“几天?”


    陆小凤道:“十天。”


    花满楼皱眉道:“这些天你在干什么?”


    陆小凤道:“我很忙。”


    花满楼道:“忙什么?”


    陆小凤道:“忙着还债赔债。”


    花满楼道:“你欠了谁的赌债?”


    陆小凤叹了口气,道:“除了司空摘星那混蛋,还有准?”


    花湖楼道:“你怎么会输给他的。”


    陆小凤笑道:“上次我跟他比赛翻跟头,赢得他一塌糊涂,这次他居然找上了我,要跟我比赛翻跟头了,你说我怎么会不答应。”


    花满楼道:“你当然会答应。”


    陆小凤道:“谁知道这小子最近什么事都没有做,就只在练翻跟头…,一个时辰居然连翻了六百八十个跟头,你说要命不要命?”


    花满楼道:“你输给他的是什么?”


    陆小凤道:“我们约好了,我若赢了,他以后,见面就跟我磕头,叫我大叔,我若输了就得在十天内给他挖六百八十条蚯蚓,一个跟斗一条蚯蚓。”


    花满楼笑了道:“这就难怪你自己看来也像是条蚯蚓。”


【最开始那个233333333就说花满楼对着陆小凤的时候特别不君子了!!!




2


    公孙大娘吃吃的笑道:“可是我也实在没有想到,你这人居然像小狗一样,不但会用眼睛而且还会用鼻子。”


    陆小凤道:“这也是我最近刚跟别人学来的。”


    公孙大娘道:“跟花满楼学来的?”


    陆小凤道:“对了。”


【冷漠.jpg




3


   金九龄长长叹了口气,道:“看来你这趟差使并不能算太差。”


    陆小凤冷笑,忽然问道:“花满楼呢?”


    金九龄道:“走了!”


    陆小凤皱眉道:“他为什么不等我?”


    金就龄道:“他急着要赴到紫金山去。”


【P,最后决战花满楼也没去。


2333这个理直气壮的他为什么没等我啊!






《银钩赌坊》




    黑暗是什么?


    一个人若是日日夜夜,年年月月,都得无穷无尽的留在黑暗里,心里是什么滋昧?


    陆小凤忽然想到了花满楼,他觉得花满楼的人,上天虽然给了他如此般残酷的折磨,他非但毫无怨尤,对人世间万事万物,还是充满了仁慈的同情和博爱。


    要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


【从这里开始花满楼没有了堪比女主的大量正面出场,因此陆小凤的柔光滤镜也开始了……






《幽灵山庄》




1.


    他拍了拍花满楼的肩,道:“我们走,假如这世上还有一个人能找到陆小凤,那个人一定就是你。”


    花满楼道:“不是我。”


    木道人道:“不是你是谁?”


    花满楼道:“是他自己。”


    一个人若已迷失了自己,那么除了他自己外,还有谁能找得到他呢?”


【哲学家花满楼人设不崩。




2.


    一个衣着朴素,态度恬静,永远都对生命充满了信心和爱心的年青人,却是久违了的花满楼。


    他虽然不能用眼睛去看,可是他能用心去看,去了解,去同情,去关怀别人。


    所以他的生命永远是充实的。


    陆小凤每次看见他的时候,心里都会涌起一阵说不出的温暖。


    那不仅是友情,还有种发自内心的尊敬。


【我每次都觉得,花满楼一出场,无论多么紧迫的情节,都会变得一下子温柔起来……自带慢动作回放,自带全屏柔光。


一定是陆小凤的滤镜的问题!!!


nili陆花相亲相爱举案齐眉cp设不崩!!!




3.


    陆小凤:“本来我也不相信,本来我还想将他也拉入鹰巢来。”


    铁肩:“难道有人反对?”


    陆小凤点点头,:“石雁反对,花满楼也不赞成。”


【这里也有点意思23333333






《凤舞九天》




1.


    鲜花满楼。


    陆小凤闻到这鲜花的香气,心中就有温馨的感觉,就像他想起和花满楼的友情一样。


    世上有比友情更令人感觉温馨的吗?


    陆小凤想起沙曼。


    爱情?爱情的感觉,应该是甜蜜,温馨,绝对是友情的感觉。


    陆小凤对于这个结论相当满意,所以他踏在楼梯上的感觉,非常愉快。


    他猜想,他今天的脚步既然特别轻快,花满楼的听觉,应该不会听出他的脚步声。


    所以他就用愉快的声音,高声道:“不用猜了,是我,陆小风。”


    没有回答,也没有花满楼爽朗的笑声。


    陆小凤推开门。


    鲜花依旧,屋内的装磺设备都依旧,只有一点不同的地这样的黄昏时光,这样美好的天气,花满楼应该坐在那窗前的椅子上,静静倾听夕阳沉落的声音,静静欣赏生命的美好才对,他怎么会不在?


    陆小凤的脑海中,浮满了问号。花满楼去了哪里?他坐在窗前的椅子上想。


    脚步声,忽然自楼梯传来。陆小凤一动也不动,连呼吸也忽然放轻。


    是花满楼吗?


    他不知道,因为他未听过花满楼走楼梯的声音。并不是他未曾看过花满楼上楼下楼,只是,他们总是一起上下,谈笑风生,根本就没有注意去听花满楼的脚步声。


    脚步声已走近门口。门被推开。


    “谁?”是花满楼的声音。


    陆小凤笑了。花满楼就是花满楼,陆小凤坐着动也动,他就感觉到有人在房内。


【滤镜!滤镜闪瞎了!你说这是为什么!非得把花满楼和妹子并排在一起比比!


另外还有一个地方是在后面,陆小凤亲口盖章他和西门吹雪是君子之交……这么一比真的是黑人问号。


西门聚聚:并不想和你们说话。




2.


    陆小凤道:“他亲口告诉你的?”


    花满楼道:“是的。”


    陆小凤道:“你相信他的话?”


    花满楼道:“一个人临死前,会说假话吗?”


    陆小凤没有回答。


    花满楼道:“你怎么不说话?”


    陆小凤道:“我还有什么话说?你宁可听信一个死人的话也不相信你的朋友。你要我说什么?”


    花满楼道:“我说了不相信吗?”


    陆小凤道:“你不是说……”


    花满楼道:“我只说:“一个人临死前,会说假话吗?如此而已”


    陆小凤道:“这不就表示……”


    花满楼又抢着道:“是的。”


    陆小凤奇怪道:“你说问我答案?”


    花满楼道:“是的。”


    陆小凤道:“因为你能确定吴彪在死前说的话是真是假?”


    花满楼道:“是的,所以我就出去走动走动,所以我就不仅这里享受黄昏的乐趣,所以我就只好在最好时光里,由外面走进来,所以你才能够坐在我的椅子上,享受日落的美陆小凤道:“你错了。


    花满楼道:“哦?”


    陆小凤道:“我坐在你椅子上,并没有欣赏到落日的美景。


    花满楼道:“为什么?”


    陆小凤道:“因为我在替你担心。”


    花满楼愉快的笑了起来道:“所以我们真的是一对知音。


    陆小凤道:“你这句话对极了。”


【不知道说什么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陆小凤生气这里好萌啊!花满楼淡定的大喘气也是6666!


正面盖章知音!




3.


    陆小凤把他出海的奇遇说完,天色已经黑了下来。


    花满楼坐在椅子上,沉思。


    陆小凤把油灯点燃,灯光照在花满楼沉思的脸上,陆小凤静静站着,注视花满楼。


【这里也超级温馨!


陆小凤真是个自带柔光滤镜的男人……




4


   很大的大门,开着的大门。进人大门的人只有一个。老实和尚站在门外对着陆小凤道:“你进去,前院里有三个房间,二个房间有三个不同的人,他们都在等你。”


    陆小凤问道:“三个人?”


    老实和尚道:“我可以告诉你两个人的名字,一个是宫九,一个是你朝思暮想的沙曼。”


    陆小凤道:“另一个为什么不能说?”


    老实和尚道:“不为什么,只因为你也许再也见不到这个人。


    陆小凤道:“哦?”


    老实和尚道:“这要看你的造化,假如你先进入的房间,住的是沙曼,你还可以在死前和她疯狂的爱一番。假如你先找到宫九,那就对不起,请你跟这个世界说两个字。”


    陆小凤道:“哪两个字?”


    老实和尚道:“再见。”


    陆小凤笑了起来,道:“假如我先进入那个你不能说的人的房间呢?”


    老实和尚道:“也许你会不明不白的死掉,也许你会很快乐。


    陆小凤很感兴趣的道:“我还会快乐?”


    老实和尚道:“假如你没有不明不白的死去,我保证你很快乐。”


【还是不懂为什么会有boss,妹子,基友的三个选项………………………………


能不能不要用快乐这种形容啊会有干了个爽的感觉!!用高兴不就正直多了!




5


    陆小凤并没有不明不白的死去。


    救他的人不是别人,是他自己,不是他的武功,是他敏捷的判断力。


    那只刀锋般的手掌在陆小凤心脏前两寸就停下了,因为陆小凤说出了三个宇。


    三个救了他一命的字。三个字就是:花满楼。


    除了花满楼,谁能在黑暗中分毫不差的“看”到敌人的心脏部位?


    所以充满杀气的手忽然变得温柔起来,温柔的手握在陆小风的手上。


    两只手,两只紧握的手,代表着世上最珍贵的事情——友情。


    “你怎么会在这里?”


    这是陆小凤和花满楼同时说出来同样的一句话。


    在黑暗中,陆小凤虽然看不到花满楼的表情,但他知道花满楼一定在“注视”他,然后,两人大笑。


    花满楼挽着陆小凤的臂,带到桌旁,道:“请坐。”


【又握手辣!!!


我就说花满楼一出来整个画面都开始开花了!




————————————————————


番外:一剑西来,天外飞仙【???】




被西门聚聚光明正大理所当然的双标给萌到了……顺便安利一下!




1.光明正大的双标。


《决战前后》里在被大内高手围困时候西门吹雪说的话:


  西门吹雪道:“我若与叶城主双剑联手,普天之下,有谁能抵挡?”




《银钩赌坊》结尾,西门吹雪喷辣鸡反派时候说的话……


    西门吹雪不让他开口,冷冷道:“你更不配,若要靠双剑联手才能破敌制胜,这种剑只配去剪花裁布。”




我:?????????聚聚你是觉得我没看过决战前后吗?是谁在那里威胁禁卫军们要跟叶城主双剑的???是OOC的你吗???






2.曾经沧海难为水………………………………


《银钩赌坊》结尾


    西门吹雪沉默着,过了很久,才缓缓道:“还有一点你也不明白。”


    陆小凤道:“哦?”


    西门吹雪发亮的眼睛,忽然又变得雾一般空蒙忧郁,道:“我用那柄剑击败了白云城主,普天之下,还有谁配让我再用那柄剑。”




啊!!!!


相见不如怀念!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紧接着他就喷了辣鸡反派23333然后他又举着剑认真的假装自己在揍陆小凤)






3.关于一路火花带闪电。


   月色凄迷,仿佛有雾。前面皇城的阴影下,有一个人静静的站着,一身白衣如雪。


    叶孤城看不清这个人,他只不过看见一个比雾更白、比月更白的人影。


    但他已知道这个人是谁。


    因为他忽然感觉到一种无法形容的剑气,就像一重看不见的山峰,向他压了下来。


    他的瞳孔忽然收缩,肌肉忽然绷紧。


    除了西门吹雪外,天上地下,绝不会再有第二个人能给他这种压力。


    等到他看清了西门吹雪的脸,他的身形就骤然停顿。


    西门吹雪掌中有剑,剑仍在鞘,剑气并不是从这柄剑上发出来的。


    他的人比剑更锋锐,更凌厉。


    他们两个人的目光相遇时,就像利锋相击一样。


    他们都没有动,这种静的压力,却比动的更强,更可怕。


    一片落叶飘过来,飘在他们两个人之间,立刻落下,连风都吹不起。


    这种压力虽然看不见,却绝不是无形的。


    西门吹雪忽然道:“你学剑?”


    叶孤城道:“我就是剑。”


    西门吹雪道:“你知不知道剑的津义何在?”


    叶孤城道:“你说。”


    西门吹雪道:“在于诚。


    叶孤城道:“诚?”


    西门吹雪道:“唯有诚心正义,才能到达剑术的颠峰,不诚的人,根本不足论剑。”


    叶孤城的瞳孔突又收缩。


    西门吹雪盯着他,道:“你不诚。”


    叶孤城沉默了很久,忽然也问道:“你学剑?”


    西门吹雪道:“学无止境,剑更无止境。”


    叶孤城道:“你既学剑,就该知道学剑的人只在诚于剑,并不必诚于人。”


    西门吹雪不再说话,话已说尽。


    路的尽头是天涯,话的尽头就是剑。


    剑已在手,已将出鞘。




金属敲金属自然会有火花对吧。




4.


    西门吹雪道:“我七岁学剑,七年有成,至今未遇敌手。”


    叶孤城忽然叹了口气,打断了他的话,道:“只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人在高处的寂寞,他们这些人又怎么会知道呢?你又何必对他们说?”


    西门吹雪的目光凝向他,眼睛里的表情很奇怪,过了很久,才缓缓道:“今夜是月圆之夜。”


    叶孤城道:“是呀。”


    西门吹雪道:“你是叶孤城。”


    叶孤城道:“是呀。”


    西门吹雪道:“你掌中有剑,我也有。”


    叶孤城道:“是呀。”


    西门吹雪道:“所以,我总算已有了对手。”




城主你很嫌弃他们嘛!!!


另外他居然卖萌一样的说了“是呀”。……






5.又盖章知己惹!!!


 西门吹雪道:“此刻,我但求与叶城主一战而已,生死荣辱,我都已不放在心上。”


    魏子云道:“在你眼中看来,这一战不但重于王法,也重于性命。”


    西门吹雪目光仿佛在凝视着远方,缓缓道:“生有何欢,死有何惧,得一知已,死而无撼,能得到白云城主这样的对手,死而无憾。”


    对一个像他这样的人说来,高贵的对手,实在比高贵的朋友更难求。




6.决斗片段摘选


    剑在月光下看来,仿佛也是苍白的。


    苍白的月,苍白的剑,苍白的脸。


    叶孤城凝视着剑锋,道:“请。”


    他没有去看西门吹雪,连一眼都没有看,既没有去看西门吹雪手里的剑,也没有去看西门吹雪的眼睛。


    这是剑法上的大忌。


    高手相争,正如大军决战,要知已知彼,才能百战百胜。


    所以对方每一个轻微的动作,也都应该观察得仔仔细细,连一点都不能错过。


    因为每一点都可能是决定这一战胜负的因素。


    叶孤城身经百战,号称无敌,怎么会不明白这道理。


    这种错误,本来是他绝不会犯的。


    西门吹雪目光锐利如剑锋,不但看到了他的手,他的脸,仿佛还看到了他的心。


    叶孤城又说了一遍道:“请。”


    西门吹雪忽然道:“现在不能。”


    叶孤城道:“不能?”


    西门吹雪道:“不能出手。”


    叶孤城道:“为什么?”


    西门吹雪道:“因为你的心还没有静。”


    叶孤城默然无语。


    西门吹雪道:“一个人心若是乱的,剑法必乱。一个人剑法若是乱的,必死无疑。”


    叶孤城冷笑道:“难道你认为我不战就已败了?”


    西门吹雪道:“现在你若是败了,非战之罪。”


    叶孤城道:“所以你现在不愿出手?”


    西门吹雪没有否认。


    叶孤城道:“因为你不愿乘人之危?”


    西门吹雪也承认。


    叶孤城道:“可是这一战已势在必行。”


    西门吹雪道:“我可以等。”


    叶孤城道:“等到我的心静?”


    西门吹雪点点头道:“我相信我用不了等多久的。”


    叶孤城霍然抬起头盯着他,眼睛里仿佛露出一抹感激之色,却又很快被他手里的剑光照散了。


    对你的敌手感激,也是种致命的错误。






    这时候,月已淡,淡如星光。


    星光淡如梦,情人的梦。


    情人,永远是最可爱的。有时候,有人虽然比情人还可爱,这种事毕竟很少。


    仇恨并不是种绝对的感情,仇恨的意识中,有时还包括了了解与尊敬。


    只可惜可爱的仇人不多,值得尊敬的仇人更少。


    怨,就不同了。


    仇恨是先天的,怨恨却是后天的,仇恨是被动的,怨恨却是主动的。


    你能不能说西门吹雪恨叶孤城?你能不能说叶孤城恨西门吹雪?他们之间没有怨恨,他们之间只有仇恨,只不过是-种与生俱来,不能不有的,既奇妙又愚笨的,既愚笨又奇妙的仇恨。


    也许,叶孤城恨的只是既然生了叶孤城,为什么还要生西门吹雪。


    也许,西门吹雪所恨的也是一样。


    恨与爱之间的距离,为什么总是那么令人难以衡量。




【盖章“有的人比情人还可爱”,我:??????】




    两个人的距离已近在咫尺。


    两柄剑都已全力刺出。


    这已是最后的一剑,已是决定胜负的一剑。


    直到现在,西门吹雪才发现自己的剑慢了一步,他的剑刺入叶孤城胸膛,叶孤城的剑已必将刺穿他的咽喉。


    这命运,他已不能不接受。


    可是就在这时候,他忽又发现叶孤城的剑势有了偏差,也许只不过是一两寸间的偏差,却已是生与死之间的距离。


    这错误怎么会发生的?是不是因为叶孤城自己知道自己的生与死之间,已没有距离?剑锋是冰冷的。


    冰冷的剑锋,已刺入叶孤城的胸膛,他甚至可以感觉到,剑尖触及他的心。


    然后,他就感觉到一种奇异的刺痛,就仿佛他看见他初恋的情人死在病榻上时那种刺痛一样。


    那不仅是痛苦,还有恐惧,绝望的恐惧。


    因为他知道,他生命中所有欢乐和美好的事,都已将在这一瞬间结束。


    现在他的生命也已将结束,结束在西门吹雪剑下。


    可是,他对西门吹雪并没有怨恨,只有一种任何人永远无法了解的感激。


    在这最后一瞬间,西门吹雪的剑也慢了,也准备收回这一着致命的杀手。


    叶孤城看得出。


    他看得出西门吹雪并不想杀他,却还是杀了他,因为西门吹雪知道,他宁愿死在这柄剑下。


    既然要死,为什么不死在西门吹雪外下?能死在西门吹雪的剑下,至少总比别的死法荣耀得多。


    西门吹雪了解他这种感觉,所以就成全了他。


    所以他感激。


    这种了解和同情,唯有在绝世的英雄和英雄之间,才会产生。


    在这一瞬间,两个人的目光接触,叶孤城从心底深处长长吐出口气。


    “谢谢你。”


    这三个字他虽然没有说出口,却已从他目光中流露出来。


    他知道西门吹雪也一定会了解的。


    他倒了下去。


    明月已消失,星光也已消失,消失在东方刚露出的曙色。


    这绝世无双的剑客,终于已倒了下去。


    他的声名,是不是也将从此消失?天边一朵白云飞来,也不知是想来将他的噩耗带回天外?还是特地来对这位绝世的剑客,致最后的敬意?曙色虽已降临,天地间却仿佛更寒冷、更黑暗。叶孤城的面色,看来就仿佛这一抹刚露出的曙色一样,寒冷、朦胧、神秘。


    剑上还有最后一滴血。


    西门吹雪轻轻吹落,仰面四望,天地悠悠,他忽然有种说不出的寂寞。


    西门吹雪藏起了他的剑,抱起了叶孤城的尸体,剑是冷的。尸骨更冷。


    最冷的却还是西门吹雪的心。


    轰动天下的决战已过去,比朋友更值得尊敬的仇敌已死在他剑下。


    这世上还有什么事能使他的心再热起来?血再热起来?他是不是已决心永远藏起他的剑?就像是永远埋藏起叶孤城的尸体一样?无论如何,这两样都是绝不容任何人侵犯的。


    他对他们都同样尊敬。






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第二次看才发现这里藏起自己的剑和埋葬叶孤城的尸体!!!


和后文的“没有人值得我为他拔剑了”呼应了!(虽然他后来又去举着剑追着陆小凤满地揍了2333333)




7.叶孤鸿………………




  叶孤鸿是武当派的俗家弟子,也是武当门下子弟中的后起之秀,据说还是白云城主的远房堂弟,白云城主还亲自指点他的剑招。


   这少年的确像极了西门吹雪苍白的脸,冷酷骄傲的表情,雪白的衣服,甚至连站着的姿态都和西门吹雪完全一样。


    虽然他远比西门吹雪年轻得多,面目轮廓也远比西门吹雪柔弱,可是他整个人看起来,却像是西门吹雪的影子。


    孤独美道:“他姓叶,叫叶孤鸿,连他的祖宗八代都跟西门吹雪拉不上一点关系,可是他看起来却偏偏像是西门吹雪的儿子。”




叶孤鸿,叶孤城的弟弟,西门吹雪的迷弟。


……古龙聚聚把生子梗都给准备好了啊,摔!!!!!!同人无路可走!


特么还没HE先养儿子!!!



评论

热度(797)